沿练江而下

发布时间:2010-4-19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暂无评论

如果我能一直走下去,但愿走到这一路的尽头,细掂慢慢沉淀的生命的份量。

这是4月10日至11日的事,遇着某些不能解的困惑,又提起了难得的兴致,便跟着论坛上的一群人,跑到安徽歙县的渔梁坝,开始沿新安江的上游练江顺江而下。这是条很休闲的路线,大概20多公里(30肯定不到吧,虽然走下来大家都觉得很累)。我只是想知道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安逸之后,还有没有一个农民之子的脚力。

背了个包,大概十几斤吧。一路都走在了前面,以致忘了最美的风景。从江北岸摆渡至南岸,登了小山丘,也享受了沿江小路的幽静与清凉。到得终点,大喜,我还能走!

几张图,没一点技术的,仅作记录。

ylb.jpg
▲ 起点,渔梁坝,几百年了吧,沧桑。

mj.jpg
▲ 废弃的民居。有人叹,这些搬到乌镇,该多好。只是,这岂可同日语?

fj2.jpg
▲ 风景如画。

yjxl.jpg
▲ 沿江小路,一路的风景与清幽。

用双脚丈量每一寸土地,这是口号,我希望如果可能,重温儿时赤足行走于大地之上的那份感觉。

庚寅年叁月初六 晚

生活碎片之植物园

发布时间:2009-12-19 作者:竹馬 分类:喧闹有时 暂无评论

下午,参加单位组织的植物园小跑活动,绕植物园快走两圈,拿了一百块大洋,哈哈。不过今天冷得很,据说零下三度,而且风也大,还是比较考验人的。两圈下来,腿脚热乎了,效果不错。手太冻,所以即便拿了卡片机,也懒得拿出来照几张风景,虽然看着那里的冬景也还不错。

一点半多开始,结束时近两点。正好赶上周末水幕电影。话说风有些大,不过运气好,没取消。今日阳光甚好,水幕随音乐而起,北风吹散之下,顿显冬日彩虹,难得一见。与同事说好顺便来拍几张风景的,不过他倒是拍得起劲,我是技术没有,卡片机又拍不了风景,懒于行动了。

不过,对那冬日的彩虹,是想留住一影的。相当没水平,献丑。

rainbow.jpg

未竣工的电视台主楼,远观还行,不过上半部分已经快装修好了,下半部分还只有骨架,比较怪异,图中貌似看不清。另一张还是水幕电影,那水柱,一飞冲天。

远处,电视台主楼

waterfilm.jpg

那楼好像斜过来了,拍的搓了点,额。。。

冬日的乡间

发布时间:2009-12-6 作者:竹馬 分类:喧闹有时 暂无评论

突然觉得自己越发喜欢这乡村的一切,开始怀念起曾经的种种。今天的阳光与昨日的同样温暖,然而在乡间的小路上,遥望远处的残景,发现那片蓝天的时候,仿佛又回到了儿时,与父母一起坐在廊下,边吃饭,边享受那份暖意,懒懒的,却异常温馨。

lu.jpg
乡间小路,新修的,冬日的暖阳下,有些惨白,我们以及我们的后辈们,就从这样的小路上(以前的,更小更不堪),一步步走向了远方。

qiao.jpg
今天猛然发现那座石桥原来还在,这座通往小学的必经路上的小桥,留下曾经多少的脚印。一切似乎未曾改变,而石桥那端的路,更宽了,也更远了。

dg.jpg
多久没有看到如此湛蓝的天空了?是无意于欣赏,还是这个世界的变化,让天空都变色?大学四年,匆匆来去,印象中都只有灰蒙蒙的一片,看不到远景(或许因为近视)。如今,偶然的远眺,让我想起小时候的蓝天白云,真是兴奋。哦,那稻谷已成熟多时了吧。

cai.jpg
永远吃不厌的青菜,阳光下,新鲜啊。
那一片的榨菜苗,见证着父亲母亲赶早摸黑的劳作。忘不了嘉林兄在校内某日志上的一句话(大意):父亲还在老家做着50元一天的零工。今天可以在电脑前码字,付出了父母多少的辛劳?但愿,今年有个好收成!

zd.jpg
土地征作工业用地,厂房在时间的流逝中悄然而起(更有哄然而起的)。是幸运还是不幸?又是谁得了幸运,谁会叹息?

[博客几经修改,很多内容已经丢失,当初的相册也不再使用,仅留几张图作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