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小记:嘉兴行

发布时间:2011-1-30 作者:竹馬 分类:喧闹有时 4 条评论

在本地论坛上看到丰富多彩的骑行活动,禁不住诱惑,听说今天骑行嘉兴,于是,踏着我那破破的680,也不管早晨迎面而来刺骨的寒风,上路了。

40多分钟后,到了指定的地点,某个单车生活馆,可惜,貌似太早,门还关着,一个人影都没,看来是我太急,明显来早了。又在熟悉的市内溜了一圈,再来时九点了,好像门还没开,也不管了,直接站门口去了。没一会,来一MM,问是不是来骑车的,心叹道,终于来了一个。又一小会,老板娘来了,开门。期间又等啊等,到了十点过才出发。

没想到30公里还是挺远的,虽然刚开始时体力还行,觉得骑得实在是慢了点,十公里过后,腿就开始有些不听使唤了。遇到两个大桥,很高,第一个一路S型,很轻松上去了,大概是因为出发没多久吧,后一个,是快到嘉兴了,虽然是骑在车上,我觉得还不如下来走快些,此时,腿已经没力了。最后吃饭时,离我们出发已经两个小时多了。

这次一起去的有四个MM,个个兴致很高、体力很好,她们的车多是生活馆赞助的,也都不错,所以呢,最后到嘉兴时,是最早见到的那MM骑第一,据说是90后,真佩服。

几个小插曲。到南湖,一眼望到入口有南湖两个字,想去合个影,结果我们几个还没过去站好呢,一保安语气极差的喊着不能停车不能停车赶快出去!大家顿时拐倒,我们只是合个影,哪有停车的意思,后来领队风哥还跟他们拗上了。不过还好,最后都相互理解了。

吃饭的地儿,老板60多岁,却是一个老车友,每天都骑车。然后又是风哥的朋友,所以,我们吃了顿好饭菜。而且,见到了老板那辆据说是嘉兴地区最贵的单车,又是据说,配起来要6万,后来听说是4万多。难道骑行和摄影一样,是会败家的?

回来的路上,经过嘉兴的一个单车店,进去看了会,这次见到了躺车,人是躺着骑的,据说能骑长途,而且速度也不慢。又一个第一次。

还是在回来的路上,一只小狗追着我们近两公里,最后连续超越我们好几个队员,我也无奈被轻松超越。它让我见识到了速度和体力,最后它突然停下,看了我们一眼,走了。这是在炫耀吗?

今天一共骑了80多公里,好久没骑,结果很惨,两条腿已经酸痛得软了,走楼梯没力,屁股很痛,还有疑似感冒的症状不仅没有好转还有加重的趋势。不过,很过瘾。

支教碎记二

发布时间:2011-1-28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1 条评论

一群孩子中谁抓了只甲虫就跑来让我们看,抓了只蚂蚱也跑来,还比谁抓的大。有人好玩,终于把某只蚂蚱玩到西方极乐,也把甲虫玩得断翅而难飞。不过他们嘻嘻哈哈,乐得如此。想想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模样。

教师节前的周末去了舜帝陵,爬了九嶷山,都是当地教育局安排的,可以说当地对教育还是很重视的。舜帝陵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倒是在去的路上远望群山,他们介绍说是“万山朝九嶷”,挺形象的。后来爬山,被猴子抢了一袋的花生,凶猛。半山腰想玩超越,结果头撞树上,差点重心不稳滚下山去。还好,最后有惊无险到达山顶。有个小朋友一路领跑,我等惭愧。

带孩子们去爬山。一路几个男生跑在最前面,看那山有几段路有些小陡,真有些担心。他们说上学期的老师带他们爬过,还摘了很多野菜,可惜我们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到山顶,休息,给他们吃准备好的零食,马上被哄抢一空,真受欢迎。

几个支教老师一起聚聚,聊起教学。感叹,还是感叹,至于感叹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问了教学进度,某老师说一年级数学已经讲完了,我惊得无言,忘了请教经验。

娃娃们在我们的威逼利诱下被严重摧残着。威逼:教鞭张牙舞爪,没做完不准回家!利诱:谁表现好有零食吃,明天带你们爬山去!

乘法口诀表。沈云巾说,我不会背,我要黑板上写。沈创、唐新辉也这样。结果,用了一节课,经过不断的提醒,终于是写下来了。得意得笑。沈月,这位背书能人,让她背时只会对着我傻笑。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三个星期的不断重复,总算都能背下来了。只是,快要让人觉得能倒背如流时,随便中间抽一个问他们,又不知道了。

沈云巾是二年级最机灵的。有次考完单元测试把试卷发给他们后,笑着对我说,老师,我觉得我进步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问她得了几分,67。以前呢,考过80多分。心态好得让人羡慕。

支教碎记一

发布时间:2011-1-27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10 条评论

第二天,一早到柏家坪镇上赶集,找了个移动的店办卡。一番询问之后得知长话卡一毛钱一分钟,立马办了个。顺便想买个手机,一看有个双卡双待的,只230元,一乐就买下了,结果是个山寨货,用了不到俩月就开不了机,拿去修要返厂,足足花了一个月,实际使用时间也就俩月多点,感叹自己RP太差。

听说白兔村小那边支教老师进村时都是一路鞭炮热烈欢迎的。我们那个好生羡慕。

又听说白兔那边常常被请吃大餐,我们正想给感叹被无视时,村里可爱的老乡们一星期请我们四次,连没孩子在学校上学的都来叫我们,实在不好意思去却也推不过。还好村里让我们喝酒随意,不然我必定死相难堪。血鸭、油炸豆腐、地瓜酒,还有辣椒,开始怀念了。

据说沈聪是村里的富二代。那天要给中心校报学生名单,需要些信息(生日、家长、电话等),就去他家。还没进门就被他家的三条狗给吓住了,幸好有其他学生在,勇敢的替我们挡了回去。小沈聪很害羞啊,在家里一声不吭。

我的房间是典型的多功能厅。最里头是一张床,对面是书柜(全校的书都在了),进门口的右手边是厨房,有冰箱在床南侧附近,房间中间一张破书桌当饭桌了,门口有一箱的半残体育用具,算是体育室了。我觉得挺方便,特别是吃东西、看书。学生们也觉得方便,总爱往里边挤。

床上挂着蚊帐太不方便了。也不管手掌大的蜘蛛、苍蝇样的蚊子还有神出鬼没的老鼠了,拆下来一洗,收了放好。

一年级上课下课差不多。刚上几分钟呢,就从座位上走出来了,刚要提醒他们,看着就钻桌子底下去了。然后就热闹了,地上爬的、滚的,桌上跳的、扒的,乱喊乱叫的,都来了。成娃娃班,甚至托儿所了。

做游戏最起劲了,一个老鹰捉小鸡,就能玩半天。累不,不累。

老师,他拿我铅笔。我没拿!老师,他上课吃东西。不准吃!老师,我要WO尿/WO屎(上厕所)。这是在家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