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多久了

发布时间:2011-9-17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13 条评论

中秋都过了好几天了,这一次,慵懒得算久了吧。当工作稳定,又没什么志气去做点事情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这个状态了。偶尔看一下,但从来不曾去思考去记录。

昨天晚上和学车的师傅喝茶,聊天中提到有没有什么爱好,我只好尴尬地摇头。然后师傅从自己打拳说起,直讲到了琴棋书画舞蹈唱歌。师傅说,一个人必须要有一两个爱好,你可以现在不精通,但得坚持下去。师傅说,“培养”一个爱好一定要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几十年下来,才能有所领悟。师傅说,有一二爱好也是现在社交必须的,与朋友们一起欢聚,你总不能老是在角落里一声不吭。我都深以为然。就像以前单位的同事老杨,把相机视为老伴,一有闲暇便外出摄影,如此生活方不会觉得内心空虚。

一直希望生命能够厚重,生活有些质感,于是走了一圈又一圈,回到原点,才发现这些厚重,这些质感并不是四处求索就能得到的,如果没有日复一日在生活中的坚持,没有内心的透亮澄明,没有一两项兴趣与爱好的支撑,生命的富足只不过是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得。在这个社会,纸醉金迷终究非我所求,朗月清风才是我所好。所以,我希望奋斗十年之后,能在老家乡下造一所房子,不需要很大,但能够种花种草,周围有地种菜,可以满足父母闲暇所好,也能圆我田园想像。

不过现在,我生活得依然局促。无论学习与工作,多数时间都是被动接受,连如今的生活也是如此。不会主动去问候,也不曾主动去争取,希望能从容地应对工作与生活中面临的种种,却每每以尴尬收场。不知道是否依然未脱稚气,还是不懂或者不愿去迎合人情世故,想要潇洒却从来为其所累,总之活得很苦逼。

当我深深认识到自己必须更强势更自信时,我还是会有些不知所措。我希望有一份稳定而体面的工作,我也得到了;我希望某一天能有房有车,我也在渐渐努力;我希望生活能够丰富些优雅些,我也正认真去尝试。但是,总觉得还缺点什么,没有中心,飘在空中,不够踏实。也许,仍然是孟夫子所言的士无恒产而有恒心吧,就是志气不足,耐心不够。当明天来临,能否微笑着面对阳光。

上岗考试的书还是没怎么看,这些天一直虚度了,总觉得在没有真正找到自己之前去寻找别人,是件危险的事。当然,这个世界,风险与收益并存,要想得到必须有付出。炼金术师的等价交换原则,还是有些道理的。没准,能够换来意外的收获。

以上,辛卯年八月廿十。

九月

发布时间:2011-8-31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30 条评论

八月的最后一天,几天的凉爽后又开始变热了,似乎夏天远未结束。不过,秋天终究会来,在杂乱的奔波之后,还是迎来了这一年的九月。整理下八月在豆瓣上的日记,算是期待未来的生活。

以下,西元八月十三日。

新单位的工作氛围让人开心不起来,也许心态还是没能调整好。所谓国企,人多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当然,也有几个特别的好人。

思忖着,年纪大了,还是回老家吧,业虽然暂时立不起来,成家必须考虑的了。于是,这几日都在想着回县城重操旧业的可能性。我就是一爱折腾的主,定下来努力挣钱,看来是奢望了。

周末还是回家,有车代步还是比较方便的,不过以我现在的财力,貌似买车真的是冲动了点。停车技术尚需千锤百炼,否则每次停车都磕磕碰碰,就算不心疼也堪忧。不过好歹也算完成了一个小目标,明年做房奴,有无可能?

与朋友聚,总觉得自己在待人方面欠缺太多,一直以来的弱项,也是一直以来的心病了。这一年来虽然心态成熟了不少,行动还是比较稚嫩的,以时间换空间吧,只能如此了。

以下,西元八月二十九日。

朋友说,三十岁之前一定要稳定下来。我非常同意。夫子说的三十而立,也不外这个道理。

年轻的时候,可以经常去尝试,各种新鲜,各种刺激,各种无聊,各种颓废。尝试之后,还可以再尝试。如果用心,这是个很好的学习过程,是十五而志于学的实践和展开。

不过有些遗憾,少年养志的时候,我还懵懂不知世事,根本不知何为志向,所以待到年近三十的时候,不知所措。

这些也许与工作毫不相干,在这个浮华的世界,谈理想都已变得矫情,还说什么立志呢。所以无恒产而有恒心者近乎绝矣,大家都为一点恒产而日日奔命,可笑的是,不知道是谁在为谁做嫁衣裳。

说到自己,今天奔波一天,来回省城两次,合同还是未能签好,想卖身也真不容易,明天继续吧。不过,工作总算是定下了,接下来的几年,我想,应该不会再变了。

以上所有,辛卯年八月初三。

只因空想太美

发布时间:2011-8-27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19 条评论

我是个慵懒到极点的人,往往很多事情能拖就拖,不到万不得已,即使是那些极易完成的,也不会去做。不过这几个月来,却一直在折腾,来回奔波之勤,连自己都颇感惊叹。思来想去,只因空想太美。

这是另一个自己。处事落落大方,一切有条有理,安排生活与工作,让现实与理想安然和谐。每次打算去一个新的地方,做一份新的工作,都会有一个期许,希望从此后心态不再浮躁,生活不必落魄,内心的安宁与外在的优雅可以偕行。会想很多,如何寻找住处,如何布置房间,阅读哪些书籍,怎样与人交流。我以为,我有能力将心中的图像化成现实的风景,再平淡的生活之中也能展现诗意,能让一直仰慕着的谦谦君子之风稍稍沐浴我心。遗憾的是,每一次,都只是落荒而逃的结局。

我并不是个胸怀大志的人,好像长辈们对我也没有过多的要求。到如今,我只希望安稳地过日子,然后,将心中的某些图景尽力实现。该看的书认真去看,该做的事努力去做。如此而已。空想太美,切勿沉溺其中。

以上,辛卯年七月廿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