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起来才能有所得

发布时间:2011-3-12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19 条评论

这两天又开始动起来了,不停跑嘉兴跑县城的,但是是被动的,所以大概结局还是无法乐观。不过,这种在路上颠簸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至少让我感动自己还存在着,还与这个世界有着深深的联系,还能够不断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善恶美丑。老祖宗讲阴阳,男人代表阳,就是说要动而且是主动,如此才有所为有所得,所谓男儿志在四方吧。当然,男子行礼时以左手压右手,应该是动而有所止吧。现在,正是我需要行动的时候。

昨天跑了嘉兴,说是去面试的,结果是笔试,无奈以前学的都已忘得差不多,一小时后交卷回家。最让我郁闷的是试题中有个问题问CPI和PPI指什么以及两者间的传导机制,可怜可恨啊,我居然忘记了,每天都在听说的CPI,曾经不止一次学过的CPI,都说不出它的学名,后来回来的车上却听到广播中正在讲CPI(消费价格指数)!RP太差,为什么不是去的车上听到呢?深深引以为戒。

今天跑县城和一哥们吃了顿饭,看了回车展。聊了很多,不外赚钱买房买车、娶妻生子之类的,感叹昔日某些同学的飞黄腾达以及如今世道之艰。不过这哥们过得也不错,他老妈还承诺一旦订婚就给买车的,他却在犹豫是买车还是买房。相比之下,我算是落魄至极了。现实,无论如何还是狠狠地压了下来。这又一次说明,如果我不行动起来,只会过得越来越凄凉,这可不是我想要的。

回家的路上,巧遇小学时老同学,可以说是一同玩大的,现如今在嘉兴过得很不错。差不多十年没见了,成熟了许多也沧桑了不少,但样子没变,一眼就让出来了。或许,以后又可以经常聚聚了。想起儿时的那些模糊片断,时光飞逝,一去不返。


对高楼总是又欣赏又恐惧。

那时偶记

发布时间:2010-12-10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5 条评论

一日无语。安静也许最好。学生们在那玩得疯狂,偶尔还有意外的“流血”事件(嘴唇破了,鼻子出血了什么的)发生,哭也哭了,教育也教育了,依然一天天重复着同样的游戏,依然自得其乐,大概这就是小孩们的世界,各得其所吧。我们无需多少担心多少干预,只要在一边静静的关注着他们,并时时提醒他们安全的意识,他们的世界他们的问题,就交由他们自己解决好了,正如儿时的我们,都经历了,才有童年无数的回忆。(今天沈聪的嘴唇在玩耍时被沈明建打破了)

当一切的新鲜感褪去,留下一如既往的日复一复之后,是不是又一次感到了生活的无情讽刺呢?这里很单纯,很静美,学生们很调皮,很可爱,村民们很热情,很纯朴,风景很美环境很好,然后交通不便。除却这些,我又发现了什么,感受了什么,思考了什么?某君在流浪一年多之后在某一线城市谋了个体面的外企工作,两个多月后的现在又开始思考追逐理想和体面生活的次第,依然是内心深处某种理想的蠢蠢欲动。那么我呢,在匆忙逃窜之后,在这片从未体验的静谧之中,是不是困惑依然浮躁如旧?

一部电影一本书。《待业青年》,那是个真实的世界,真实的奋斗真实的落寞真实的光鲜无限真实的无可奈何,却与我无多少关联,所能启示的,只是这个世界的复杂与无奈以及对自我理想坚持的不易与坚持下来后收获的欣喜。但是,看着看着,我还会感动于那份真实,莫名的感动。同样的《在路上》,除了这个书名所能包含的种种联想,美国西部那个年代所发生的一切以及所谓“垮掉的一代”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也仅仅能丰富一下我对未知世界的想像而已,他们的冲劲他们的狂欢他们的积极他们的颓废他们的一往无前,能否刺激一下心底潜藏着的某种欲望吗?也许能吧,大概那是如今最贴合我状态的名词和故事了。

很多人问我,这段结束后做什么?我也曾无数次的问过自己,思考很多,得到的答案却很悲观,什么都做不了。这不是无聊的谦虚,我积累得太少,经历得太少,学习得太少,过于慵懒,不够机敏,很少用心,也不会沟通,所有这些,足够让我觉得前路迷茫。也许,只有到那时真正去做了,才会真的明白哪些想要,能做什么,习惯过怎样的生活。时间没有尽头,而人生总有段落,也许只有在适时的段落做合适的事然后在心中留下完整的故事,才不至于如我今天这般无措吧。

有些小感冒,感不到快乐,也没有悲伤。或者,既很快乐,也莫名的悲伤。

庚寅年九月十五 西元2010.10.22

上午坐廊下看书,阳光普照,很温暖。这几日无比慵懒,每天在太阳底下感受那一份暖意,自己都觉得快成为无知无欲的植物一株了。发呆,看着阳光从东方渐渐洒来,然后不久又会从南方洒来,从西方洒来,如此,一天便过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安静得不能再安静。唯一能打断我发呆的,就是那些在操场、教室中放肆玩耍的孩子们的嬉闹声、欢笑声或者偶尔清脆的哭声。有些害怕如果在这里日复一日,会不会沉醉于这样的安详慵懒而忘却了这个世界的冷酷与不安。

在这个安静的小山村已经两个多月了,学生的家没能都认得,村里的路也没有都走过。我没能入乡随俗的吃起红辣椒喝起地瓜酒风风火火与村民们称兄道弟感情增倍,而是小心冀冀的保持着都不知道是不是江南人才有的慢条斯理不温不火又笨拙的避免着礼节上的尴尬,却发现不喝酒不抽烟不豪放不能侃侃而谈简直就是一个作为人的恶梦。毫无疑问,如我这般无论什么时代又无论在哪,只能做一个碌碌而随波逐流的小人物,没有大悲大喜大起大落,亦不得登顶时的一览众山小,危机重重时的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即便几个月前我对未来顿感无奈而仓皇出逃,现在看来,也没能为我的人生添几分色彩。在内心深处,我并不是一个浪人,狂放不羁,视自由如命,我只不过是让偶尔的冲动淹没了小人物的精打细算,被瞬间泛起的褪色理想遮住了身后的滚滚现实。一句话,我只贪图稳定安逸,但又不甘在这个年纪就过早沉沦了年轻的心。

某个老友对我说,该准备回到现实了。他建议我去考公务员,不止为了工作,还为了没有着落的媳妇。想到这些,看着所谓的现实这两个字,直到现在我依然困惑。曾经无数次的认为自己可以洒脱的做一个执鞭之士,待到真的要做时,还是耿耿于某种触手也不可及的虚荣或者在现实前无奈低头。公务员诚然是个体面而稳定甚至安逸的工作,正如我所求,但我有那个必得的心在么,有作好应付一切的准备了吗?每有人问以后做什么,都只能尴尬说还在思考中,这就是现实,我自己独有的现实,我该认真面对的现实。

庚寅年九月廿六,西元2010.11.02

20101126

发布时间:2010-11-26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8 条评论

阿诺自暑假以来开始在业余经营起自己的事业,他说他要逃离目前的境况(虽然我认为他现在的工作也不错),他要财务自由。听他聊起现在的生活,说工作很忙事业开始进入轨道,很充实也很有盼头,他说有些小累,不过看得出,他乐在其中。国庆后的某天,接到他的电话说订婚了,我有些惊讶于他的速度,但真的很欣喜,祝他们幸福。这位兄弟终于也找到他的生活了,这大概是今年开始他奋斗不止的动力吧。

鱼老兄很有才,自言是个文青,我一直很仰慕他,看他的文章是种享受。不过,他在帝都的生活也许还是不那么惬意。他说,他留在那,因为那的文化气息,因为自己还有文化的理想在,如果某天他南下回来了,是他放弃而开始奔着钱去了。我觉得他说这些话有些悲壮,我还是支持他继续努力,因为我自私的想有个朋友是文化名人。最近,他跟我说起费孝通,说起乡村社会,说起历史,他说对这些感兴趣,或者想去继续读书。我也支持,因为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我想的。然后,他说还是回南方吧,在老家做个生意,业余做点比如公益之类的喜欢的事。我又觉得挺好。为什么总是觉得别人的想法很美妙,而自己却少有创想呢。这兄弟,我相信他能成,也祝福他!如果有天他说一起干吧,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跟着他。

还有谁呢?四年的上铺在人民银行,快两年没联系了,过得很悠闲吧。室友中和我一样闷骚的某人放弃老家的中行,然后在华家池窝了大半年进了上财,混起了大上海,最近说给老板跑腿,一个月拿千把块,我觉得也挺好。有个神一般的同学也放下流浪落魄的样子,开始了他所谓的在一线城市的体面生活,然后在蹲坑的时候还思考生活的意义,看他的文字,我都会心向往之却也深知遥不可及。他们,都与众不同,都有自己的生活,或精彩或平淡,而人生的进行时,他们不曾错过。

那我的生活在哪里?这个小山村的平静安宁虽是梦寐以求,但实在明白这并不能持续一生一世,现实之中,我还有担当还需努力,如阿诺的奋斗,如鱼兄的现实与理想。其实很简单,过自己的小生活,活出精致与乐趣,这才是意义才是我们切实可捉摸的存在。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意义,在自己的生活中彰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