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

发布时间:2011-10-23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13 条评论

前一天去总行参加了个反假培训,听得云里雾里,看看案例都有些触目惊心,希望日后自己能小心点,各种票据得看仔细了,当然业务一定得精。来回一天,起了个早,怎么比较我们都算辛苦的,不表。

今天在乡下家里,老妈说来不及采菊花,再不采全开了。好吧,几年不曾下地了,今天再一次采菊花去。天气不错,秋高气爽。这年头,没等开花就开始采了,所以宣传中的白花遍地是看不到了,采的都是欲放的花苞,在最美的时节之前,就把它给折断了,就像我大明,本可以绽放绚烂的华夏文明之花,却被满清铁蹄所断,令人扼腕。不过活还是要干的,杭白菊的清香依然清新入鼻,真有点采菊东篱下的感觉。

边采菊边听歌,李志的,忽然发现有些歌还是头一次听到,些许乡愁,些许无奈,少了许多愤恨和不满,有点像如今自己的心态。看来我的心态真有些老了,虽然经常看动画,还不喑人事。

边上稻田的稻子都快熟了,金黄的,秋天,终于看到成熟收获的色彩了。

以上,辛卯年九月廿七日。

往事涌上心头青春就散场

发布时间:2011-3-29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28 条评论

我发现越来越喜欢听李志的歌了,当然不是全部,也没听过他全部的歌。他的声音加上歌词,偶尔有丝丝无奈,偶尔会奋力呐喊,偶尔略显沧桑,听起来却那么入心,我忽然感到自己真的快老了。最近听他的《九月》,当他唱到,“往事涌上心头青春就散场”,有种莫名的悲凉涌起,散不去。“只不过是一场生活,只不过是一场命运,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连续地吟唱着,这是在叹息,还是在默默地抗争?

当我渐渐老去的事实不止一次的呈现在眼前,当现实的压力不可避免的迎面扑来时,我似乎还是习惯性地蜷缩起来躲到某处,举足无措。作为家中的唯一儿子,我有愧于父母有愧于先祖;作为一个全国重点院校的毕业生,我无颜面对校门口镌刻着的老校长的那两句话;作为一个常自言热爱公益并有心于此的青年,却总是在走与不走之间怯于行动;作为一个爱好传统钦慕古人优雅人生的后人,却已经读不动更读不懂四书五经。常自问,更常自责,这二十多年,除却少不更事的几年,我都做了什么?一晃到如今,成就了一大龄待业青年。

朋友说,男儿志在四方。所以他们之中有人游历世界有人专事公益有人奋斗于帝都有人拼搏于魔都,生活都各有精彩。曾自言,“自由来自内心的富足,流浪只是生命的点缀,安宁才是人生的旋律”,于今却仍是四处徘徊。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样的人生最为悲哀。

我自知,不是个有才的人,也没有什么背景,所以也只能以自己的双手去构筑自己的天空,以后无论能有怎样的难堪的颜色,也只能留于自己欣赏。西元21世纪第二个十年之初,我的爱情没有开始就已幻灭,我的工作四处飘零没有结果,曾经想像的转折突然之间变成了潦倒一片,那会儿真的措手不及。有时候想,我会不会也像歌中所唱的,“我想给你三万收买这婚姻,和那个陌生的女人虚度这时光”,无奈悲伤却也现实?

终于,我还是改变不了的悲观,也改变不了的空想。

很想,小时候玩游戏,可以如此欢乐!

给自己一个期限,看看到底能够成就什么,会有怎样的收获。一年,西元2012.03.29,再续此篇,立此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