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3-4-5 作者:竹馬 分类:喧闹有时 1 条评论

春,绿,养眼。

癸巳年二月廿五。

转眼三个月

发布时间:2011-4-19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18 条评论

从沈家回来,转眼已经三个月过去。时间确实不等人。除去春节四处走了走,差不多一直呆家里。我在想,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人是不是快呆滞得成石块了。三个月不长不短,可以经历很多,或者也可能一成不变。于我,虽然没什么精彩可言,不过想想似乎也是有些事情的。

这段时间里,一直在四处找工作,于是乎,开始了此生中最频繁的面试。很后悔毕业前没有预先锻炼下,也好为如今积累点经验。不管不顾去面了很多,失望的很多,招聘广告上的说辞也太不靠谱了,或者是我要求过高。结果是,有被断然拒绝的,有被冷落无视的,当然也有我放弃的、无视的,到现在也没个想做的。很多时候自己对自己说,是不是前段时间过得太过自由清闲而不愿再回到朝八晚五的日子呢?

还有些别的。二月,“结束”了一段或者就从来不曾开始的感情,悲痛绝望过。始终不明白她要怎样的状态,可能她也并不明白我的,所以这样的结局也理所当然。也许是我太过天真,也许是她太天真,或者是我们都太现实,无论怎样,不再想去了解,一切已然过去。后来,遇到了一位姑娘,说我“有才,有抱负,有理想”,我开怀地笑了。不过现实像一盆冷水让这个爽直的姑娘立刻清醒,她以沉默表达了失望。我呢,在一个早晨码了几个字曰奇女子,其实就表示我的失望:这世间的奇女子本就难遇,何必想像。所以,不再联系。我觉得,当我认清现实或者转向现实的时候,会比任何人都冷酷绝决。

前几日读到岳飞的《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不曾想能够“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岳将军也会如此婉约甚至幽怨。或许,人心本就如此,七情六欲俱足,不同的心思不同的情绪,只不过一时一景有所变化而已。所以,之前的种种心情,亦不过心之所发,也在情理之中,无须介怀。不过,“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这可能也算是自古以来人所共有的心绪了吧。于是,在“关于”中借用了LostPad的Sho兄的话:寻找所谓的蓝颜或红颜或黄颜知己。虽然,对黄颜知己表示特别不解。

这一周接下来的几天可能会很忙,很久没有这么忙了,四处跑,充实的感觉也许是久违了。我会努力去争取一份靠谱且满意的工作,然后重新过起平凡的生活,开始我那些蓄谋了很久的构想。很久以前我就对别人说过,工作若不合理想,便只是为稻梁谋,尽力就好。我努力地想过改变这样的状态,现实却总是会开一些玩笑,但显然,现在的我,已经适应。我甚至觉得,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貌似我又大大地自恋了一回。。。)

这个春天,阳光很好,遍地是温暖和生机。曾经说,享受阳光,温暖如春。我感受到了,你呢,你们呢?祝福大家,也祝福自己。以上。

时间就这样流逝

发布时间:2011-4-5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32 条评论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又一个春天。

什么时候,能够在这春暖花开时节,面朝大海一回。

或者,砍柴、喂马亦是件有趣的事。

不过终究,你我只能,只身打马过草原。

如海子,在那个春来未来之际,仰天长眠。

桃花开了谢了,而我真的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