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赌服输

发布时间:2010-12-23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7 条评论

L老师喜欢和二年级的同学玩一个游戏:打赌。规则是这样的:大家猜天气,比如两天后是不是下雪(举这例子,是因为看到他们又开始玩了),如果谁赢了,有奖品(铅笔、橡皮等文具)或者不用写作业(一般都是抄写生字),输了,就要抄写生字或者帮L老师打水(那是在断水的那几天)等等。这些,都是学生参与者,对于老师,不管输赢都是出奖品布置作业或者取消作业。

孩子们虽然对赌字一无所知(希望如此),还是爱极了这种游戏。当L老师把规则讲了之后,每个人都很踊跃参与,在自己毫不明了的情况下匆匆下注,往往都是从众的。所以,结局总是悲惨的,那一次,七个学生中有六人下注,结果有四个输了。

不过,让他们承认输了还是花了L老师不少口舌。刚开始,有一两个抵赖的,说没参与或者押了另一方,还有干脆说不想帮L老师打了一桶水(这是输了要做的事,那几天断水了)。L老师连说了好多遍愿赌服输之后,终于拎了水壶去打了两壶水来。或许,这是迫于老师的威严吧。

大概,孩子们对“愿赌服输”这四个字根本没有什么感触,甚至连什么意思都还不是很清楚,对于他们,好玩,有奖,能少写作业才是最让人开心和乐此不疲的。

西元2010.12.23

20101217

发布时间:2010-12-18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暂无评论

又一个周五。早上起来,阳光已经开始普照,最近天实在冷,起得晚了。下了很厚的霜,寒气逼人,好在阳光温暖。上午没课,一直坐廊下晒太阳,顺带看了点书。教室里阴冷,一年级、二年级的娃娃们都把桌椅搬操场上了,这样足够温暖。后来,两个班都考试语文,正好,二年级没给他们拍过个人照,马上把相机拿出来一一照了,逆光,不会用相机,拍的很烂。不过总算这十七个学生都拍齐了,还少了全身照,以后有机会再弄吧。都是为了纪念啊。

下午让二年级测试,情况还是很不理想,试卷是简单的,大部分的题都是讲过的,而结果是令人沮丧的。如此来回多次,现在的我,对他们大概已经没多少理想可言了。我也不苛求他们什么了,虽说教不严师之惰,实在是已经对自己的教学能力丧失信心。对于一年级,更是如此。

下午大概快四点半,伍哥带了一播人终于来到沈家,其中有两个佛山实验小学的老师,过来给我们上示范课的。先是一年级语文,二年级数学。一年级的没怎么听,不过感觉情况还可以,虽然估计这里孩子的水平会让那位张老师很郁闷。二年级由唐老师教,带了一份试卷过来,又是考试,我觉得那七个娃娃听到要做试卷时,大概心里有些疯了。开场的方式不错,还是那种鼓励式的,虽然我知道这种方法,却从来没在实践中用过。但这对孩子们却是非常管用的。讲题,我觉得她的方式没什么特别的,思路都差不多,大概只讲了两题的原因。后来她又给一年级讲钟表。那几个娃娃只记住了长的和短的,连短的叫时针和长的叫分针都想不起来,看来我的方法是直接的赤裸裸的应试教育了。没讲半时,但这是孩子们不懂也是我不会教的关键,后来简单交流了一下,提了我的困惑,她说要先把顺时针方向给孩子们讲清楚了才能讲半时,还有就是一定要让他们边看边说时间,用一句话把时针分针的指向和此时的时间说出来,这样才好。我觉得这个很有道理,的确应该如此。

晚上到双井吃晚饭,双井那边中心校请客。还好没怎么喝酒。

西元2010.12.17

20101215

发布时间:2010-12-18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暂无评论

周三。已经连续下雨好多天了,今天气温降了很多,天气预报说要下雪。早上起得晚了,也没时间做早餐,吴老师直接把昨晚吃剩的热了下就算了,我就自己煮了点粥喝。最近也不知怎的,每天上午上语文课时都能听到大声的喝斥,我觉得带有很多火气的,当然一年级的学生真的需要好好教育,快一个学期了,课堂纪律还是一团糟。上午没课,所以就捣鼓着做了个菜,自己凑合着吃。还是没水,好在雨很大,屋顶上雨水哗哗流下来,接了两桶就直接用了。

下午似乎更冷了。嘀嘀嗒嗒的雨声开始变成越来越琐碎的沙沙声,教室里偶尔也会落下几粒雪珠子,孩子们看到了,兴奋得大声嚷嚷。看来是已经在下雪了。第一节课过后,几个学生跑去上厕所,回来时手里攥了一大把雪珠子,高兴得说这是雪啊,然后喊着手好冻,却仍然开心得攥着雪团。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模样,也是这个兴奋劲。的确是冷了,看一年级的那几个孩子,手都冻得紫紫的,坐那里似乎还会发抖,大家合计给他们提前放学了。一说放学,都是开心得大叫,结果没一个回家的,都在学校外边找积雪,还把手伸出来给我看,“好冷的”,都冻紫了。

晚上她们俩都不吃。我就自己煮了点米饭,把剩下的一个五芳斋鸭子煮热吃了,味道很一般,但几天没开荤了,还是不错。洗碗,雨水冰冷冰冷的。到傍晚,屋顶已经积起白白的一层雪珠子,仿佛白雪一样了。风冰冷,寒意彻骨。

西元2010.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