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回到原点

发布时间:2013-3-16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4 条评论

没有什么特别的,又回到了原点,只是折腾又折腾。人说,不折腾,可惜,无法做到。

可能没什么成长,只是到了该做某件事的时候,恰好做了某件事。有时候看着年长的人,真感动于他们的勇敢,能在这么多年以后,还那么一往无前地向前走,即便,被琐碎的事折腾得体无完肤。

曾经的自画像:骨子里是个农民,皮肉中有点小资,表面上像个书生。可是到如今,还是不得不承认,那并不准确。也许2010年的那一次,才完全显露了骨子里的那点流浪本性。一个时时想要浪迹天涯的人,却在做着朝八晚五的工作,对人唯唯诺诺,这是怎样的讽刺。想起古人,可以云游四海而无需门票,可以闲云野鹤而不怕无处容身。我们这个时代,说是得到了自由,却只是活在了自己构筑的海市蜃楼之中,这亦是讽刺?

渐渐理解了大人们的心思,也理解了责任的沉重,这是另一个起点?

又一次回到原点,这里,只说博客。感谢易悠,有了个栖身之所。

以上,癸巳年二月初五。

关于成长

发布时间:2010-1-9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暂无评论

静下心,码几个字,算是给自己的总结,更打算作为新一年的开篇。二十多年,时间也不算短了,到了今年,才算有这一份心,决绝的像是踏上了某条不归路。以下,这么多年的一点胡思乱想,琐碎而凌乱,关于成长、生活、工作、学习、爱情,等等,种种不得不面对的,或抽象或具体。

关于成长

突然有一天,发现从小一同玩耍的伙伴结婚了,才猛然想起原来自己早已长大。工作之后,似乎依然浑浑噩噩,然而时间却也不留情面,悄然离开。某天回家,看到那位伙伴的儿子已经咿呀学语,感叹又一年过去。某个夜晚独坐,没有烟,呆呆的对着电脑屏幕,傻傻的,仿佛,自己还小。也曾感慨,当年的那些伙伴,有奋斗于天涯的,有安心过小日子的,而自己,仍然不修边幅。

又某一天,与昔日同窗闲聊,谈及今日经济金融事,我无以应对,唯有诺诺。被工作的繁琐折磨得锐意尽失,在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慵懒的持续打击下得过且过,到这时才觉得有些失落得仓皇失措。并不是这一年的时间让大家都改变了多少,只是前进与停滞甚至后退之间的距离,在广角的镜头下,显得略显夸张了些。赖以谋生的这一技之长,也仅仅是戴了张漂亮的面具,忽悠人罢了。也只有自己无以应对时,才显得那么紧张。

所以,某一天我悲观的说,一年之后,落伍千里。但是后来想想,到底是时间随着梧桐的落叶带走了几个春秋的无所事事,还是另有某种力量,在左右着自己的五感。于是,想到了环境这个词。

我想说,独自奋战是悲壮甚至凄凉的。所以,周围的一切显得那么重要,无论人、物或者由此而起的种种事。虽然,一句“灵魂只合独行”一直在我心中回响,而我知道,一个人的成长是需要鼓励和赞许的,或者说交流。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人在事之中,这一连串的互动,构成一个无形的场,激起某种力量,督人前行。大概我的悲哀,是没能走进一个可以共鸣的场,而被另一种力量左右着,即便可以不再后退,也难以前行。

譬如某君,毕业后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经历过生死关口,也曾如街头艺人般在夜晚的街口卖唱,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风土人情,一一领略。如此,分享的文字中开始略带沧桑,那一份份的感悟,也就变得真实可触。生命的场,借由时间和空间的结合,流动起来,前行亦清晰可见。

而我,三点一线的不变轨迹,在某个平面,仅仅画出了一条并不美观的曲线,生命的立体美感无从体现。在时间与空间的交汇处,一直停滞不前,成长,亦无从谈起。

以上,似乎是在不经意间把那些责任都推了出去。一个人的成长,或许是由那些时间和空间中偶然形成的曲线的众多交点渐渐汇成。而那些曲线的发源处,却无法抹去个人自身的努力。那日夜的不停观察和思考,才在明日复明日的意外中,迸发出某种闪光,为黑暗中的曲线照亮了前进的方向,是为成长。

环境乱章

发布时间:2009-12-25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暂无评论

这一次,无关哥本哈根的童话,无关头顶这一片一直牵挂的天空,当然,也与所学所业(经济环境、金融生态之类的)无缘。只是最近,忽然无端怀旧,想起了些儿时的影像、成长的倒影,琢磨着,自己因着什么,走到了如今的位置,又会有怎样的因缘际会,会走向哪里。然后,想到环境二字,似乎自己所经历着的一切,都可由此找到某些关联。

譬如,家庭。老家在浙北农村,记忆中,一片农田,有鱼有虾,夏天的傍晚,可在水塘里尽情戏水。冬日的中午,坐在廊下,板凳上几碟小菜,一碗饭端手上,与父母一起,边晒太阳吃饭,然后,嗑嗑瓜子喝喝茶,或者打打牌。温情如此。然而,这些记忆中的美好,并不能掩盖了那样的事实:父亲虚岁七岁开始挣工分,十六岁拿成人的工分,然后撑起全家的债务(兄弟姐妹四人),父母结婚时房子连大门都没有,拿芦苇之类的临时挡挡而已(幸而那时有路不拾遗的)。清贫,无言的艰辛,父母一直在默默承受着。到现在,村里还有人说着这样的故事:我们家每天只拿酱油过饭吃。小时候,猪油拌饭,放点青葱,真的很香很香。

所以,小时候父母一直在干着活,农活,杂活,以及一切可以养家糊口的,无论轻松繁重。而我,妈妈说,还不会走路时,躺在她干活的农田田埂边,不哭不闹,很乖很乖。后来奶奶带我,她也说,抱在怀里从来不闹,很乖很乖。如此,一直到上学也是如此,静静的,只坐在自己的角落中,不知是否在发呆。然而虽没有父母亲友的关心指导(都可算是文盲啊),成绩倒还算不错,一直可以得个奖状什么的。

譬如,学习环境。小学、初中,都是农村的,几乎算是残破。小学时很少听音乐,到了六年级才知道有所谓的收音机播流行歌曲那回事,但终究是晚了点,到如今五音不全,至于不会唱歌,那是儿时太安静不开口吧,至今嘴皮子仍不麻利,张口就犯错。那时可谓纯洁,少不更事,只听老师的话,上课睁大了眼睛,课后把作业都做了。然后不知是否聪明,考试结果一直如意。如此,呆呆的,一直到高中,只会按这样的方式学习,并不知课外尚有无数书籍可看,有精彩的世事可去发现。转眼之间上了大学,接触了无数的资讯,却不知从何开始,茫然无措,失落到底。只是,那四年,也在心里积累了某些宝贵的东西,至今还在徘徊,不肯丢弃。

譬如,开始工作的单位。因为某些怯懦,在错乱中的选择中,意外回到老家。县城,算是国有单位,常人看来,稳定而体面光鲜。至于这份选择,可算是大学积累的那点意气奋发吧,来自农村,服务农村,所谓三农。不过,现实总是残酷的。虽然乡音绕耳,人人和蔼可亲,而老迈的机构,冗杂的人员,实在找不到那份拼搏向前的锐意,哪怕是守成的执着和奋斗的坚持,即便是现在这个平均年龄可能不足三十的部门。当然,生活是安定的,甚至幸福的,一个个都拥有了美满的家庭。只是,没有学习的互动,上下沟通的某些滞后,渐渐让我感到停滞不前,大呼落伍。这里,适合平淡而安静的走下去的人们。而我,在安静了二十多年后,似乎开始躁动不安了。

没有专业的历练,我知道我无法从容的走向远方。只是如此呆下去,渐渐的已没有翻书的勇气。这也是环境的浸染吗?看着梧桐叶由绿变黄渐渐落叶满街,又一年。不敢想象,只有零碎的过去的倒影在那里飘摇。

以上,杂乱。算是对自身成长的回顾。环境,什么时候可以从容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