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月

发布时间:2012-8-31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4 条评论

时间过得很快,特别是对于到了这个人生阶段的我而言。各种事,必须去面对,然后,在左顾右盼之间,又是一个日出日落。有朋友说开始迷茫,找不到方向,很是困惑,怀疑当初自己的人生选择。而我,总以为经过两年前的波折之后,已经能够坦然面对已来及将来的种种。

但是,还是会有苦闷,会有登高长啸的渴望。有时候想想,当初读了那么多书,到头来还是拼不过这个拼不过那个,在这个拼爹的社会里,多少有些苍凉。不再悲伤,亦不会愤懑,但终于渐渐体会到古往今来无数词人们文词背后的那一点点不足为外人道的心语。所谓欲将心事付瑶琴,最终,亦不过随着一江春水东流去。

五个月,这是今年在省城的时间,也是她多次强调的岁月。没有办法,只得一次次说快了快了,宽慰她也宽慰自己。曾经说过,工作若是不合己意,仅是为稻梁谋,可惜的是,在这一份生存的无奈中,失去了过多的自己的时间,忘却了本该拥有的自由。只是,无论如何,事情还是得尽心做好,这是本份,无可逃避。

交流得多了,发现我们其实内心是相似的,有一样的期待,但同样有对于现实怯意。不同的是,我比她多看了几眼古今留下的文字,可能多了点对于古今优雅意象的想像,而她以人心的本能,向往着最为美好的结局。只是,社会太复杂,听多了黑暗,便在内心筑起高墙,哪怕是阴影,也只留给了自己。我希望我们都能以积极的心,欣赏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发现更多的美好,来丰富我们的人生,从而,具现各自心中的憧憬。

放行的消息还未放出,大家都心急却无奈。这样的风格从来到这里开始就已领略,但愿今天的晚餐,已是最后的疯狂。今天是中元节,老家的习俗是晚上祭鬼,想来,是无法回家了。又一次感叹时光的匆匆。

以上,壬辰年七月十五日。

转眼三个月

发布时间:2011-4-19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18 条评论

从沈家回来,转眼已经三个月过去。时间确实不等人。除去春节四处走了走,差不多一直呆家里。我在想,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人是不是快呆滞得成石块了。三个月不长不短,可以经历很多,或者也可能一成不变。于我,虽然没什么精彩可言,不过想想似乎也是有些事情的。

这段时间里,一直在四处找工作,于是乎,开始了此生中最频繁的面试。很后悔毕业前没有预先锻炼下,也好为如今积累点经验。不管不顾去面了很多,失望的很多,招聘广告上的说辞也太不靠谱了,或者是我要求过高。结果是,有被断然拒绝的,有被冷落无视的,当然也有我放弃的、无视的,到现在也没个想做的。很多时候自己对自己说,是不是前段时间过得太过自由清闲而不愿再回到朝八晚五的日子呢?

还有些别的。二月,“结束”了一段或者就从来不曾开始的感情,悲痛绝望过。始终不明白她要怎样的状态,可能她也并不明白我的,所以这样的结局也理所当然。也许是我太过天真,也许是她太天真,或者是我们都太现实,无论怎样,不再想去了解,一切已然过去。后来,遇到了一位姑娘,说我“有才,有抱负,有理想”,我开怀地笑了。不过现实像一盆冷水让这个爽直的姑娘立刻清醒,她以沉默表达了失望。我呢,在一个早晨码了几个字曰奇女子,其实就表示我的失望:这世间的奇女子本就难遇,何必想像。所以,不再联系。我觉得,当我认清现实或者转向现实的时候,会比任何人都冷酷绝决。

前几日读到岳飞的《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不曾想能够“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岳将军也会如此婉约甚至幽怨。或许,人心本就如此,七情六欲俱足,不同的心思不同的情绪,只不过一时一景有所变化而已。所以,之前的种种心情,亦不过心之所发,也在情理之中,无须介怀。不过,“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这可能也算是自古以来人所共有的心绪了吧。于是,在“关于”中借用了LostPad的Sho兄的话:寻找所谓的蓝颜或红颜或黄颜知己。虽然,对黄颜知己表示特别不解。

这一周接下来的几天可能会很忙,很久没有这么忙了,四处跑,充实的感觉也许是久违了。我会努力去争取一份靠谱且满意的工作,然后重新过起平凡的生活,开始我那些蓄谋了很久的构想。很久以前我就对别人说过,工作若不合理想,便只是为稻梁谋,尽力就好。我努力地想过改变这样的状态,现实却总是会开一些玩笑,但显然,现在的我,已经适应。我甚至觉得,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貌似我又大大地自恋了一回。。。)

这个春天,阳光很好,遍地是温暖和生机。曾经说,享受阳光,温暖如春。我感受到了,你呢,你们呢?祝福大家,也祝福自己。以上。

末知末觉也许不是坏事

发布时间:2011-3-17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19 条评论

一天天过去,很快很快。每天都对自己说,要看看书,为以后的生活准备点积累点,不过,都是虚度。只是,每次打开博客,还是想留几句自说自话。一个人,只是想说说话。

曾经觉得自己是个后知后觉的人,后来想想,不太准,应该是末知末觉,无论是做事还是对感情。

昨天去一证券公司面试,HR说得很好,特别是结束的时候,猛夸了我几句,说是条件不错很有爱心之类的,我都快被吹上天了。听到最后一句,才恍然大悟,这只是最官方的拒人方式,说我没有从业资格证,证监会有规定无法录用。其实,之前我就有告诉过他们自己没有考过从业资格,只是他们说没有关系。结果,从下午4点半等到了6点才结束,连回家的车都没赶上。不过也好,我终于明白,这是个现实的世界,我的理想主义不堪一击。

有两次被一哥们拉去听安利,终于发现那些人的可怕了,即便是最熟的人,也不留活口。刚开始只是说有空的话一起去听个讲座吧,励志的,演讲的人也很有名的,听听也是去学习,看看那些经历过大场面的人物。说得很好,心想着反正也没事,去去也罢。听了一些,才发现实在不该去,句句不离安利,这像是励志的讲座吗?事不过三,我不希望自己会有第三次了。

那个时候,以为自己可以有一段温暖的爱情。从湖南回家后,还没来得及好好经营,却发现是自己想像太多,还想着认真地开始,却被告知那已经结束。之后,措手不及,心灰意冷。真的是迟钝了点吧。以后呢,会不会幸运地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