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不尽天涯路

发布时间:2011-2-1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3 条评论

最近心情一般,又懒于做事,原以为感受了半年不经修饰的纯粹自然之后就豁然开朗了,结果一点风吹草动就把自己折腾得心烦意乱。那个不字,看来还是无法轻易去掉。

今天一早跑县城某医院体检,拿了之前的医保卡,结果说半年没交钱已经停掉了,不能用,原来近两年交的保费能这样子就没了的。这世界,可笑。

某天傍晚回家,邻居家的狗奔过来在我家门口嘲我乱吼,当时真想一脚把它踹死,我都觉得自己有暴力倾向了,真是讽刺得很。

房间里书啊衣服啊一团糟,都喊了两星期说要整理了,还没动。也算见过不少人了,这么没行动力的,只我一个。有时候就想把那些书给扔了,反正买来之后也没看过。

堂妹在县城工作半年后,说县城蛮好的,上上班、逛逛街、看看电影。可当时就她说县城污染大,不想回来工作。环境在慢慢变,人的想法,也是在变来变去。

骑车,还得慢慢来。工作,却得快快找。

咳得厉害,喉咙干裂,头胀痛。很乱很颓废。不会是节前(或者某某)综合症吧?

20101203

发布时间:2010-12-3 作者:竹馬 分类:浅唱低吟有时 3 条评论

学校的事已经不再新鲜,每天都重复着相同的动作,似乎连说话的语气也不用改变了。我常在想,当日复一日成为习惯,是因为麻木还是真的找到了坚持的力量?现在的我,总问自己,如果能够重新选择,会否还有那时的绝决和勇气,会不会因为留恋那点安逸而纠结而无奈?那时的自己,以为还年轻,想像着生命的无限可能,总想着出来能经历不同的人生,扩展生命的张力,欣赏别样的风景,结识有趣的人们。那个时候,真的有些冲动可爱。当踏上远行的火车,我笑着对自己说别人是十八岁出门远行,而我,是近二十八岁,迟到了十年啊。而当这一切在自己的生活中展开,现在又有了怎样的心情?

很喜欢坐廊下晒太阳,什么都不做,眯着眼睛,半睡半醒。静静的看这群孩子在操场上疯耍,听他们清脆的嬉闹声,突如其来的怪叫声,童言无忌的笑骂声,自得其乐的哈哈声,当然,还有不停的“老师你看!老师你看!”,以及,偶尔打架后不尽委屈的抽泣甚至声嘶力竭的哭喊。这是一些未曾修饰的真实,毫不掩埋快乐与悲伤,愤怒与骄傲。他们会抓了一只蚂蚱就兴冲冲地跑过来展示,会笑着指出我刚洗过的头发像极了“疯子”,会大声说谁把谁打哭了谁又拿了谁的铅笔,会两个人窃窃私语同学间的小秘密然后偷偷地跑来笑着说不告诉你……这些,很多很多,我曾经有过,而如今却不再能表达。来到这里,是回顾了人生么。

这两天纠结着把自己的某个情况坦白了,但并不轻松。我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没有做大事的决断与坚毅,但我总希望自己是个真诚而负责的人。也许,真的是昨天纠结着在饭否上发的,是我太在乎了,是我太渴望理解与爱了。那么多年,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聊得开心又有共同期待的人,我真企望着能够相濡以沫相守到老。大概还是无法迈过自己心中的那道坎吧,听过了太多悲伤的故事,承受过无端的无形的压力,于是总是自私的想让自己免受伤害,畏首畏尾的想像着安全与详宁,果然,这么多年,还是没有长大,仍然无法真诚。

志摩说:“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曾经想过,如果有幸遇到那个想要守护的人,我一定会努力去坚守一生,如果我这一生注定漂泊,我就对自己说,从今起忘记权力、财富和女人,浪迹天涯。而现在,我却只能无力地问自己,能拿什么去坚守一生,又有什么资格去浪迹天涯。这一次,我笨拙呆板的尝试着真诚,也得到了想要的回应,而自己,却自卑的失去了前行的勇气,感受着久违的阳光的无限温暖,却也开心不起来。

孩子们依然在那里无心无事,童言无忌,嘻嘻哈哈,疯疯癫癫。什么时候,我能重回那个直抒胸意的年纪,什么时候,我能够真诚而勇敢地面对一切?昨天看到大学时代那个神一样的同学又辞职了,放弃了一线城市体面的白领工作,勇敢地追逐自己的理想而去。而我,只想要一个稳定的生活,缓缓的,如同这里的阳光,温暖而详和。

年关难过

发布时间:2009-12-28 作者:竹馬 分类:引吭高歌亦有时 暂无评论

话说昨天下雪,阵势还有些大。江南的雪,不如北方的那般生猛,总显得那么轻盈而温柔,带着水气,轻轻落地后悄悄的润物无声了。本来,打算着出去走走,如儿时,见着雪飘便可欢呼雀跃了。不过怯于那股湿冷,窝宿舍了,在窗口望着雪花在空中旋转,北风带着飞舞。远处渐白,除了那年的暴雪,这样的大雪许久未见了。

后来看校内(人人了,还是习惯那时的称呼),看到某哥们字字沧桑,略带颓意的字里行间,实在不知如何滋味。沉默,想到的依然只有自己。自己都说是有些小理想的,只是因着某种顺势的牵引,一直没能尽情甚至肆意发挥生命的张力,每每只望着那些背影,在这个世界的另一维度,发出不同的光彩。在这个小城,仍旧无法驾轻就熟的应对一切,然而在那些只希望不犯错误的年轻老人们的围绕中,沉默吧。

年关,对这个行业来说,总是分外繁忙。外人看来(特别是这个小城中的人们),这是份体面的工作,也有不错的环境。只是,几乎每个人都只关注和赞美自己未曾拥有的,并忽略了曾经得到的,也对他人的艰辛选择性的视而不见了。譬如,即将来临的年关。每年的惯例,元旦三天是不会有休息的,即便是你根本看不出哪些事是必须做的,也依然得呆在那里,等待那未必会发生也不容许发生但必须时刻关注的。如果不幸遇到一个性急且事事关心的领导,就只有一个结果:通宵值班吧。

还有些事,不由得不面对。也许每个单位都一样,年终总结,来年规划,等等。必不可少的,是这一年完成了哪些“任务”,实在反感用这样的方式考核每一个人,层层下来,逼迫的每个人变得无趣而势利。不过很遗憾,哪怕是利在眼前,我也没能勇猛向前。损失当然很明显,以千计。无妨,也许以后,我可以大声说出来:此非我所求。如今,尽力而为。

转眼又是一年。换过两个岗位,只是,几个月后,又回归同一种心情。难道,是这个氛围不对?今天看到这句话,倍感熟悉亲切: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BEYOND的歌词,也许就是这份心情。

大概下了一个小时后的雪景,这亦是种心情。如下:

snowy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