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档案

标签 心情 下的文章

尘埃落定

原本,尘埃落定是最大的欢愉,长舒一口气后的放松。我以为可以这样,多少年来,一直如此。可惜,现实往往会事与愿违。

作为一个传统思维根深蒂固的人,能够接受这样的礼仪安排,如今想来,也算奇特。也许,是应了那句“礼以时为大”,在这个时代,历经这样的结局,也是情有可原。也许,是为了尽一份孝,让父母能少些操劳,不过结果是令他们更加操心,至始至终,我只能于心不安。

常自称是个有抱负的人,常在父母面前说一切会把握好,经历过后才明白,自己还远远不够,根本拿不出手。有人说要苦练内功,不知道,我是不是有点晚了。

常常对看不过的人冷眼相视,即便那是应该或者至少表面上需要表示尊重的人。不会阿阿谀,不懂奉承,做不出微笑的样子,于是,看不清前途。

有时候,痛苦得想哭。有时候,想起夫子,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希望某天,不会风尘又起。

癸巳蛇年三月初一。

自古华山一条道

这几天很热,江南的高温天气总是有些闷。一周之前,新的单位,在远离城区的一个小镇上,开始一段全新旅程。分管老总看上去总是有些喜剧,然而听了他的话却会感到压力重重,在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把三个子公司的账目交给了我,虽然经过这几天的了解,这几家公司业务并不多,不过想想还是有些无所措。但是,没有真正去做,谁知道结果呢。都说能者多劳,我就暂时把自己视为能者吧,自恋一番也不错。

以下,在单位第一次聚餐后的某些文字,之前放在豆瓣上了,想来还是记录于此为好。

毕业那年,与几个兄弟一起登华山。半夜,一个手电的光明,把华山独径的险峻悄然隐去,我们也顺利于凌晨在华山之巅吹起凉风。唯一的遗憾是,一路的黑暗隐去险峻的同时也把绝美的风景也一同忽略了。想起当年在黄山天都峰上手脚并用上下不得担心一阵风把自己吹走的心情,真不可同日语。

想来,人生往往也是如此。在异常险峻之时,我们会因自己的专注与尽心而暂时忘却那份艰难,只会在事后留一声感叹:哦,原来我是这样走过的!

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最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想想的确如此。农行两年,一切都按部就班,加上自己的慵懒,各种内心的不如意之后,我轻易地失去了向上的心。现在来看,当时的我除了对于人情世故的无知外,连自我都渐渐迷失,诚为可悲。

所幸,一年多折腾之后,内心逐渐清晰,哪怕今后真的只有一条道,我也会尝试握一把手电,尽心的走下去。而现实和理想的分际与和合处,我也会留心寻找与体会。

酒后醒来,格外清醒,是为记。

以上,辛卯年六月二十三,大暑。

只想说说话

时间过得好快,对我来说,留下的大概永远只是感叹。当然我更想留下点别的,所以不停地尝试,可惜的是,每次都只会无疾而终。坚持得最久的,可能算码几个字,留一点无病呻吟了,但这,也仅仅是出于无聊。摄影,一直提不起劲去练习,倒是特别喜欢看别人定格的那一片片风景与人情,很享受那份他人视角中的美。

恍惚间,支教已经过去很久了。前些天听W老师说有孩子想我,我也挺想他们的,教室、厨房、操场,天空、群山、水塘,那些小娃娃们的调皮嬉闹认真模样,依然历历在目啊。我是个不善表达情感的人,很多时候更是慵懒得不说一句话,也只是在码字的时候,想想那些温馨画面,自己笑着乐乐。我觉得,这样也挺好。

沈云巾小朋友的画,鬼灵精怪。



天边一朵云。



工作还是没有着落,只是自己一点不紧张,但压力却越来越大了。也不管,随它去了,总会有的。没有动力,是不是过惯了那悠闲的生活?有时候想,找个女朋友吧,或者会有动力前进了,那些个哥们似乎都是这样的。只是现在一无所有,没的目标也没的自信,作罢。什么时候,成这般颓废?

看看东坡的词:“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何等气势!待到尽心用力了,再来那份安然与坦荡:“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某友人说,自己没有尽力付出,研究生考不上也是理所当然,不应该心存侥幸。人生真的不该心存什么侥幸,一份踏实付出加一份对结果的坦然,就已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