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匆匆过

发布时间:2011-7-1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28 条评论

这个六月,我终于开始了正常的生活。每天早起赶班车,下班后立马下楼坐上班车等回家,看起来就是个不努力工作的员工。不过,也逼着自己每天早睡早起,精神似乎越发好了,可喜。

这个六月阴雨绵绵,在很多年后,终于又一次让我感受了江南独有的梅雨季,潮湿的气息中散发着各种儿时熟悉的青草味雨水气,亲切得想哭。当年赤足在田埂上狂奔的日子,大概已经不会再有了,只是这几日,又让我有了想赤足与这片土地来一次肌肤之亲。我们是不是离土地愈行愈远了?

这个六月,毕业三周年。仿佛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原来岁月真的是个神偷。刚看了此去经年兄的西安行,不由得想起当时,余震未息,寝室哥们仨来到西安城,坐出租车里看到好多人从大楼里奔到街道上,我们却对此没一点知觉。后来连夜爬华山,在清晨的山顶被凉风吹得差点感冒,看了日出后为了赶火车匆匆下山,记忆中的华山就只留下黑乎乎的一片,没一点风景。

一回忆过去就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于是,找来前几日发在豆瓣上的日志凑个字数。

上班,跑起银行,基本上银企之间都是各取所需,所以合作还算愉快,客户经理也是相当照顾。回家路上遇到好久不见的一位长辈,彼此寒喧闲聊了几句,很开心。无论是个人还是一个组织,要生存于世,都有所需有所用,正因如此,人心是可用的,可以互助,利用而厚生。

以前听歌,李志的很多时候心态是向下的,我不知道自己哪天听完时会低沉到哪里;钟立风的歌很多时候是向上的,但也不知道过多的想像对于平凡如我者能在生活中有怎样的落实。也许,该中正平和些,就像对未来的那个女子,也不再去想像什么奇女子,但也不放弃寻找相知相守者。

看到exia兄写了一篇长文,也是谈到了人生的种种,大概这个年纪,总是有些迷茫。这一年来,我越来越笃信汉古文家所践履的人生:宏览博物,知物之善恶吉凶终始。人生就是一个格物致知的过程,我要做的,是通过自身的努力,使专业不断精进,心性得到锻炼与培养,以致于为人处事时都能内外从容。但这一过程并不轻松,所以大概还需要汉今文家的信仰:公羊三乐。

以上,辛卯年六月初一日。

立夏日

发布时间:2011-5-6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15 条评论

老妈准备了麻球和咸鸭蛋,家里蹲得已经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看了日历,才反应过来:立夏日。想起儿时,这些日子应该是很快乐的,田地里的什么豆子都快熟了,开始野火饭。一群四五人,从家里拿了锅子大米等,到田野找块宝地,挖个洞或者找几块砖搭一下,开火煮饭。然后,偷偷地到别人家地里摘蚕豆啊、豌豆啊什么的,往锅里放。不多久,一锅原汁原味香喷喷的野火饭出锅了,当然还有什么佐料的,不过那个时候农村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吃。所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前天表哥订婚,青年节,好日子。好些日子不见,愈发英气勃发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吧。姑父姑妈两老忙里忙外,那开心都露脸上了。

这两天想把博客内容整理下,主要是之前的很多评论都丢了,找来看看原来之前和大学时的几个朋友经常在博客上聊的,几次搬家之后就不了了之了,还有好些文章也扔了,可惜。不过之前是wordpress,数据也不会导入,忙了那么久,注定只是自己完美主义的失败品。

昨天决定去嘉兴港区的某公司了,虽然去那里看了之后发现脏乱差,不过出去走走总比蹲家里强。很有意思的,年前时那边有公司打电话来让我去面谈,因为那时由于某原因打定想着去嘉兴市区的,就没去,如今,还是逃不过,莫不是有些注定。或者,现在已经没了志气,连选择都不会了,饥不择食?

明天去杭城,一个无聊的考试。如果当初我能认真点,也不至于今天的狼狈了。不过人生没有如果,曾经做过的没做的,都会在自己未来的道路上划上记号,所谓出来混的,迟早要还吧。面对如今的结果,与其长吁短叹,不如痛定思痛,好好把握以后的日子,毕竟,人生还有些时日。做了些模拟题,应该没问题,唯一担心的只是明天找不到考试的地方,或者错过公车误了时间,杭城的交通拥堵,是人人皆知而头痛的。

以上,辛卯年立夏日,夜。

转眼三个月

发布时间:2011-4-19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18 条评论

从沈家回来,转眼已经三个月过去。时间确实不等人。除去春节四处走了走,差不多一直呆家里。我在想,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人是不是快呆滞得成石块了。三个月不长不短,可以经历很多,或者也可能一成不变。于我,虽然没什么精彩可言,不过想想似乎也是有些事情的。

这段时间里,一直在四处找工作,于是乎,开始了此生中最频繁的面试。很后悔毕业前没有预先锻炼下,也好为如今积累点经验。不管不顾去面了很多,失望的很多,招聘广告上的说辞也太不靠谱了,或者是我要求过高。结果是,有被断然拒绝的,有被冷落无视的,当然也有我放弃的、无视的,到现在也没个想做的。很多时候自己对自己说,是不是前段时间过得太过自由清闲而不愿再回到朝八晚五的日子呢?

还有些别的。二月,“结束”了一段或者就从来不曾开始的感情,悲痛绝望过。始终不明白她要怎样的状态,可能她也并不明白我的,所以这样的结局也理所当然。也许是我太过天真,也许是她太天真,或者是我们都太现实,无论怎样,不再想去了解,一切已然过去。后来,遇到了一位姑娘,说我“有才,有抱负,有理想”,我开怀地笑了。不过现实像一盆冷水让这个爽直的姑娘立刻清醒,她以沉默表达了失望。我呢,在一个早晨码了几个字曰奇女子,其实就表示我的失望:这世间的奇女子本就难遇,何必想像。所以,不再联系。我觉得,当我认清现实或者转向现实的时候,会比任何人都冷酷绝决。

前几日读到岳飞的《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不曾想能够“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岳将军也会如此婉约甚至幽怨。或许,人心本就如此,七情六欲俱足,不同的心思不同的情绪,只不过一时一景有所变化而已。所以,之前的种种心情,亦不过心之所发,也在情理之中,无须介怀。不过,“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这可能也算是自古以来人所共有的心绪了吧。于是,在“关于”中借用了LostPad的Sho兄的话:寻找所谓的蓝颜或红颜或黄颜知己。虽然,对黄颜知己表示特别不解。

这一周接下来的几天可能会很忙,很久没有这么忙了,四处跑,充实的感觉也许是久违了。我会努力去争取一份靠谱且满意的工作,然后重新过起平凡的生活,开始我那些蓄谋了很久的构想。很久以前我就对别人说过,工作若不合理想,便只是为稻梁谋,尽力就好。我努力地想过改变这样的状态,现实却总是会开一些玩笑,但显然,现在的我,已经适应。我甚至觉得,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貌似我又大大地自恋了一回。。。)

这个春天,阳光很好,遍地是温暖和生机。曾经说,享受阳光,温暖如春。我感受到了,你呢,你们呢?祝福大家,也祝福自己。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