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8

发布时间:2010-11-18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7 条评论

周四,上午两节课,大部分时间都在和这十几个孩子比谁的声音大,下课时,发现喉咙有些干涩了。现在我们已经非常明白,这些孩子听不得一般温柔的话语,非得是大声叫骂才能把话听进去。所以,这几天的学校,随时都飘荡着我们几个老师的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叫喊。这着实考验了我们的喉咙。

二年级新课差不多讲完,尚有几个小知识点明天就能讲解结束,接下来的就是不停的复习了,很杯具的打算用题海战术了,不要怪我的残忍啊,可爱的娃娃们。一年级就不那么顺利,到今天还没能把很少的新课结束了,实在是看到他们有限的基础,有些承受不起后面虽也没有多少重量的知识了。今天讲了认识钟表,讲了一节课,只有两个学生能清楚的把整点时间说准确,其他的好像写了一个时间连小时和分钟还分不清,难道我讲得太抽象了?得用学具,明天有时间再给上一节课。

一年级的语文似乎更是惨不忍睹。今天一个下午,和昨天类似,连四句话都没背下来的月一大半,真不知道这些小孩在想什么,记忆力有这么差吗?到傍晚放他们回家后,我们又失望又无奈得连摇头的心都没有了。每天都玩得连上课下课都不分,估计把背课文也当成游戏了,可做可不做,好玩就做不好玩就干别的,显然这并不好玩。可爱聪明的孩子们啊,给老师们正常发挥一次好吗?

沈佳琦的爸爸一早就过来请我们中午去吃饭,所以中午放学后就过去她家吃饭了。菜很不错,至少比我们自己做的好得太多,吃了鱼、血鸭、鸡肉等,我虽然还是平静的吃着,其实心中已经泪流满面了,好怀念那个连续有四个村民家请客的星期啊。哎,怎么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馋了。席间,沈爸爸讲了几句话,我觉得真是把这些孩子如此表现的原因都说到点上了:这些村里的孩子从小都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平时不听话时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是不停骂并会用棍子打的,小孩都习惯这样的方式了,所以心平气和跟他们说他们都不会听,必须要大声说用力打。他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们在这里教小孩很累。我想,要这样教,都得用重口味的,不累才怪(人不累心也累)。吃完回学校时,送了我们一大袋花生,已经煮好并晒了的,很好吃。

体育课,跳绳。学得真快,前几天还只会跳一两下的,今天都能连续跳五六十下了。看着他们玩得高兴,心中还是挺满足的。

20101105

发布时间:2010-11-5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1 条评论

周五,只有二年级一节课,很闲。还是没有习惯备课,仅仅只是在昨天晚上把教材翻一遍,然后回顾一下前一天讲的内容,并下一周上课内容的打算,然后就确定今天要讲的东西了,还是决定继续复习。

二年级的学生也是没纪律,上课坐不好,还随便讲话,有时随意走动,想聊天的时候还会把老师当个一般朋友那样问起与课堂内容无关的问题,真叫人悲喜交加。本来把老师当朋友这是非常好的,可以很好沟通,可以交流感情。但在课堂上,还是需要有点纪律,有点师道尊严的吧。

于是花了几分钟给他们讲数学课的纪律。重申并强调了几点:数学课要有纪律,不得随意走动、讲话;数学课内容不多,作业不多,新课只有两章了,我能很快讲完,如果有不喜欢上或者不想上数学课的,等新课讲完,就可以不用上了,数学课直接到操场去玩(有点半威胁的样子),在教室里上课的,就必须有良好的纪律;在课堂上有不守纪律的,提醒不超过三遍,如果一直有同学不改正的,要么不下课要么其他课改上数学(半个校长的权力就用在这了?),其他同学也要如此受罚(这大概是连坐吧),希望不要有同学因为这个原因而害全班都受罚。

二年级应该能够理解这些话了,不过效果依然不好,到后半节课又是开始哄乱了,不过还是很享受给二年级上课的时间的,可以时不时和他们聊聊天,我讲不了故事,但他们会把生活中的事从某个小玩笑中引出来,大家听了哄乱一阵,笑笑,很好玩。经过两个多月的课堂训练,我现在都能以高低起伏的声音来提醒来引导来训斥来鼓励来批评来夸奖他们了,自己都有点觉得不可思议。

这两天觉得这学校在学生管理上日趋严厉了,一年级是马不停蹄的训练他们上课的纪律,二年级也开始跟随一年级的步伐,上课更趋严格了。不过,这些孩子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懊恼,在下课的时候,活动课的时候,体育课的时候,中午休息的时候,还是疯狂得玩耍,有时甚至会有“流血”事件的发生(比如把谁的鼻子打了一下出血了什么的),而上正课的时候依然还是那么的“活跃”。

现在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这些孩子大部分缺的是家教(所谓的留守儿童的普遍问题?),所以没有礼貌,不懂羞耻,不会尊重别人,可以任由人打骂(家里人都这样管教。然后以同样的方式还击,经常打架)。可以从他们中间得到很强的对比。有一两个学生家里父母很重视孩子(包括学习还有成长),他们就比别的孩子懂事很多,批评也会接受,会改正,懂得哪些该做哪些不能,我们教起来轻松多了。其他的孩子,就一群的调皮鬼,捣蛋鬼,只知道来学校一起玩,上课下课都是玩,还有学生刚上课就问下课了没的,能直把人气死。

但是,教他们,虽然只是教了点点的数学,在活动课和休息时间陪他们一起闹闹,很有趣很开心,真的。

20101018

发布时间:2010-10-20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暂无评论

上午的课给一年级复习。过了一个周末,果然能忘的都忘了。重新讲个位和十位,二十以内不进位加法和不退位减法。懂了的一讲就回忆起来,不懂的还是怎么讲都不会。依然是那几个上课不听的,看他们每天放学都留下来写语文,都不忍心再让他们做数学了。看来还是得补,这几天都是留二年级背乘法口诀表的,明天开始得专攻一年级了。

中午的时候各种事件频发。不到二十分钟,两起玩耍变打架而后哭鼻子事件,一起打架鼻子流血事件。在宿舍休息,小娃娃们玩耍吵闹声不断。不一会,几个人一起跑来大声报告,###被***用“锤子”(就是拳头)打得鼻子流血了。虽然“流血”事件在这已经不再稀奇,毕竟不是小事,赶紧去看。唐的鼻子外都是血,还在用纸擦,沈在那呆站着,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拉唐到宿舍作了简单的处理,又把沈叫过来教育,沈一贯的沉默不语,不知有没有听进去。此事刚过,又有人跑来说沈@把沈$打哭了,然后,又有人说沈#被沈*打了也在哭。实在处理不过来了,这帮小家伙们。跑过去看,又已经在打闹了,还乐呵呵的。

虽然给二年级背口诀的时间快两星期了,能背下来的还只有两个,不由得想难道这几个娃的记忆力会这么差?沈创留了他三次,他妈妈来了两次,总算成了班里第一个背下来的,问他之后知道每天回家都在背,家长的作用如此之大。现在每次课上都夸奖他,他也照单全收,还是在那不住炫耀,让他做题时说不看书,结果错了将近一半,下课后批评他不能太骄傲,似乎对批评全不在乎。放学之后留了四个,给他们一个小时背,结果也就沈月沈明建有些起色,其他两个是越背记得越少,奇了怪了。普遍的问题是口诀会背了,而且刚背,比如六八四十八,再问他们六八得多少,回答却是五十六或者七十二。真是有些无奈。

到五点,让他们回家背。我又去爬山。带着相机,爬到半山腰时看到四五个老乡在山坡上锄地,走了过去想问问是为啥。刚过去,有一老乡就招呼我让我给照相,然后互相说着宁远话,也只能偶尔听得几句,不知大意。仔细问了,才知道是在种柏树,问是不是沈家村的,指着远处说是那的,郑家村。一看,很远很远。下山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回了,看到留在那的二锅头瓶子和烟盒,这大概是劳作之余的休闲了。

将到山顶时,又看到沈运生妈妈他们背了一担的柴火下山。两捆,很多,下山肯定很不容易。到了顶上,一看时间,只用了不到十五分钟,真快,难怪已经气喘不停。体力一向很差,想了下,按这个速度,上午上课前也来得及去爬一回,以后可以多锻炼了。

西元201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