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3

发布时间:2010-12-13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8 条评论

临近期末,开始张罗着复习,有些小忙,想着如何能在最后的日子里提高些成绩,于是整天对着这些可爱的娃娃们暗自感叹,什么时候能够认真一点。即将离开,又添了些许情绪,不知是对别离的伤怀还是对回家的期待,总之,闲时对着这几日的绵绵阴雨,似乎是有些多愁善感起来。

今天凌晨在睡梦中醒来,居然满眼是泪。清楚的记得是又一次见到了那个毕业离别的场面,现实中我是在匆匆之中默然离开的,除了在住了四年的宿舍门口和还在学校留守的兄弟们合了个影之外,连设想中的拥抱都没有做出就走了。这一次的梦中,掺杂着这两年多来经历过的各种模糊景象,真真切切的痛哭了一场。我不知道,这是在感伤即将来临的又一次告别,还是在为自己的青春流逝又无所作为而暗自叹息。

昨天中午有村民请吃饭,于是又是一餐大鱼大肉。估计快到过年,这种事情会更多。回想起刚来时,听着别的校点的老师谈起他们那的村民如何热情的请客吃饭,我们有点羡慕的说我们这从来没人请客,村民也极少来学校看看。但后来我们发现,那些都只是一时的印象,当真不得,日久方见人心,后来那些一周请我们吃四顿大餐的日子,我们才真正感受了这里村民对我们这些素未谋面的老师的尊重和他们的纯朴与热情。我去赶集时,即便那个小三轮摩托已经拥挤不堪,即使是我百般推却,他们都会很急切得给我让座;在村里散步,见到我们,都会笑着用蹩脚的宁远普通话和我们打招呼;有从外地刚回来的,见我们面生而看着,当听说我们是村小里的老师时,脸上会显出很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常想,他们将小孩送到学校是很现实的想让我们帮他们管管,他们很慵懒得宁可在每天家里搓麻将也很少想着多教育教育孩子,对此我们都有些无奈,但他们对我们的热情和尊重,哪怕都仅仅是表面的应酬,我觉得都应该心存感激。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是整个社会的,他们,也只是在这个时代中暗自品尝着诸多无奈的普通人。

连续下了三天的雨了,今天发现教室等处开始漏水,来回走时总是被滴到。更悲剧的是,有了这么多雨水,今天我们却断了饮用水。不知道是因为下雨还是因为天冷,村里管理水源的那位大哥有些不靠谱了(这里喝的是山泉水,每两天放一次水),都隔了一天了,今天还是没水,不知明天会怎样。早上用仅剩的一点水煮了黑米,结果煮成了一锅,就这样吃了一天,但是,粥很不顶事啊,饿,一天不吃米饭果然还是不行,想问那两个减肥的女人,这是如何做到的呢。

窗外的雨声很清晰,日子也不曾停下脚步。希望孩子们能好好学习最终对这一学期有一个不错的结果。而我,开始期待回家。

20101023

发布时间:2010-10-28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2 条评论

今天见到一座旧宅,大概是村里最老的房子了吧。

中午时分,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叔来学校热情的请我们去他家吃中饭,我们一看没见过这位大叔,也不知道是哪位学生的爷爷,有些不好意思。他一眼看出,笑着说一起过去就熟了嘛。后来知道他是管理林业的,现在和他老伴俩都退休了,回来村里住。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在外工作,一个是部队的团级干部,一个做广告的,一个在县里林业局,都很好。

由于不知道他家在哪,一直跟着,而大叔还在村里叫人吃,刚开始以为是过生日了(村里过生日就会请客),结果说不是。一路下去到村子的一个角落(之前没走过的,路也不是水泥的),到他们家,一看是座老宅,很大,古旧而朴质。大门进去有一个小池子,里面种着芋头,叶子特大。一共有三进,大厅很大,空空的,他们住房子的右侧,左侧是另一家,看上去已经很久没住人了,门窗都已经坏了,有些破败。

吃饭时才知道原来这房子现在有争议,好像有人也想要这块地。大叔叫了村里其他共六个老人,都50岁以上经历过风霜的,只认识三个。大家一起讨论这事,我们大部分都听不懂,不知他们在讲什么。后来大叔拿出一张卖房契,一字一字读下来,买方就是大叔的父亲。我听到最后落款的时间是“民国十四年腊月”,几号忘了。还是那个时代的事,推算一下,这房子起码也有近八十年了。住过这房子的也有不少人,肯定发生过无数的故事,所以现在这关系就理不清了,有了些纠纷。

有一位老人已经七十,这些人里面年纪最大,人还很健,一直在地里干活,喝酒很厉害。后来听说我们是老师,一个劲的夸我们奉献,实在是承受不起。老人还客气地给我们敬酒,只得喝了,这里的地瓜酒。最后这老人有些醉了,他们自己喝的时候直接说喝不起了,把酒杯里的酒倒回酒壶里了,很可爱。

最后敬了请客的大叔两杯后直接回了,实在喝不下。头晕,回来后倒床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