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发布时间:2012-12-28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13 条评论

很抱歉,只想骂人!省略号,人生可以省略么?

一年以来,我停止了思考,放弃了独处,我以为以我的能力可以过好世俗的生活,结果呢?疲于奔命而已!想要的生活,曾经的追求,渐行渐远。

我需要安静,需要时间,去回顾过去,思考现在,想象未来。一个黑暗中的独行侠,少年时代的血气方刚,再一次在心头涌现,只是,如今怎会再有勇气独自向西?

三十而立?不鸣三年?注会?人生?

也许,从来只是玩笑。在天朝生活得太苦,所以才有无数人在那里自娱自乐,念叨着“泰囧”,“泰囧”。

壬辰年冬月十六,夜。

六月匆匆过

发布时间:2011-7-1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28 条评论

这个六月,我终于开始了正常的生活。每天早起赶班车,下班后立马下楼坐上班车等回家,看起来就是个不努力工作的员工。不过,也逼着自己每天早睡早起,精神似乎越发好了,可喜。

这个六月阴雨绵绵,在很多年后,终于又一次让我感受了江南独有的梅雨季,潮湿的气息中散发着各种儿时熟悉的青草味雨水气,亲切得想哭。当年赤足在田埂上狂奔的日子,大概已经不会再有了,只是这几日,又让我有了想赤足与这片土地来一次肌肤之亲。我们是不是离土地愈行愈远了?

这个六月,毕业三周年。仿佛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原来岁月真的是个神偷。刚看了此去经年兄的西安行,不由得想起当时,余震未息,寝室哥们仨来到西安城,坐出租车里看到好多人从大楼里奔到街道上,我们却对此没一点知觉。后来连夜爬华山,在清晨的山顶被凉风吹得差点感冒,看了日出后为了赶火车匆匆下山,记忆中的华山就只留下黑乎乎的一片,没一点风景。

一回忆过去就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于是,找来前几日发在豆瓣上的日志凑个字数。

上班,跑起银行,基本上银企之间都是各取所需,所以合作还算愉快,客户经理也是相当照顾。回家路上遇到好久不见的一位长辈,彼此寒喧闲聊了几句,很开心。无论是个人还是一个组织,要生存于世,都有所需有所用,正因如此,人心是可用的,可以互助,利用而厚生。

以前听歌,李志的很多时候心态是向下的,我不知道自己哪天听完时会低沉到哪里;钟立风的歌很多时候是向上的,但也不知道过多的想像对于平凡如我者能在生活中有怎样的落实。也许,该中正平和些,就像对未来的那个女子,也不再去想像什么奇女子,但也不放弃寻找相知相守者。

看到exia兄写了一篇长文,也是谈到了人生的种种,大概这个年纪,总是有些迷茫。这一年来,我越来越笃信汉古文家所践履的人生:宏览博物,知物之善恶吉凶终始。人生就是一个格物致知的过程,我要做的,是通过自身的努力,使专业不断精进,心性得到锻炼与培养,以致于为人处事时都能内外从容。但这一过程并不轻松,所以大概还需要汉今文家的信仰:公羊三乐。

以上,辛卯年六月初一日。

未经雕琢的人生不可靠

发布时间:2011-6-25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22 条评论

我一直在思考这一年来的颠簸对自己的意义。

某天,一个老总这样问我:你觉得你毕业工作后有哪些是最开心的,哪些是最得意的,又有哪些是后悔的?当时,我已经被他之前的各种近乎个人隐私的问题问得无比厌烦了,但听到这句,还是有些触动。其实我也想过,只是没能条分缕析地把那些自己经历过的看似无关的事件罗列对比,来增长自己的见识,丰富自身的涵养罢了。匆忙间,我只得回答:与之前单位的同事相处很融洽很开心,工作中也没有最得意的而把工作做好是应该的,后悔的是近三年来没有怎么学习所以与昔日同学的差距越来越大。可以说,我是真诚地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在我说完后悔之事后,那老总又追问了一句:你真的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真的,这一年来,每次想到母校以及那四年中相处的优秀的同学们,我都觉得自己愧对那几个字。

你不后悔去支教?又是这个问题,被很多人多次问及的问题。我并不后悔,这是发自内心的。从那时起,我一直认为只有多经历,人生才会充实才会得到安顿。如果说一个人的出生像是一个工匠得到了一块质地优良的玉石,那么其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雕琢的过程,我们自身的不断经历是让自己能更清晰地找到这块玉石的纹理,从而让玉石有成为美玉的可能。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未经雕琢的人生并不可靠。

开始回到工作的状态,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清闲。每天有个特定的目的地,有些必须要做且要做好的事,周围有几个偶尔说说话探讨些问题的人,这种感觉还是很熟悉。不过,一年之后,我的心态明显有了些变化。我开始关注房价,即便以我现在的收入可能需要透支一生才有可能住上一个小房子,即便我并不向往城市的生活我一直期待的是乡下的一幢老宅有院子周围有各种花草果树可以有秋千有天井有享受不尽的清风和阳光。我也开始看起车市,关注起某些车的价格,偶尔咒几句中石油中石化,然后翻出那本驾照想想何时可以真正用到它。是的,很多东西我必须考虑,越早越好,因为这些也是人生的雕琢,必然会面对。

昨天,我想我坦然了。有时候,被人拒绝和拒绝他人都是个痛苦的经历。而放心才会安心,安心了才可能顺心。将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放下,让那些虚幻的人与事随风而去,微笑着面对每天迎面而来的种种着实的事与人与物,这才是践履人生的踏实态度。所以,该放的放,该删的删,需要争取的去争取,必须努力的就努力。二伯说我心思太活,那个时候我并不接受这样的评价,如今,我坦然接受。其实人生很简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找准目标认真去做,尽人事然后听天命,如此而已。

我终究还是轻浮了些。几年前长辈们就告诫我毕业后安心工作,能走出农村毕业名校又生活于城市,已是幸运。但那时并不安心,也没有自知之明,所以注定了颠沛。我的字迹也是,没有了儿时的认真与笃实。那个时候的文字也是,满是幽怨之气而不自觉。近读网上的一些文章,笃实的行文,中正而有力。这才是我一直追求的。

夏至已经过去几日了,黄梅后高温便来报到,江南的天气又湿又闷又热,今天又开始狂风暴雨。注定了,周围并不平静,这就是自然。但也有平静详和的时候,如记忆中冬天里的午后阳光,如漠北兄镜头下的雨后蓝天。我相信,人生也是如此,折腾终有尽时,而雕琢之后,希望能有温润如玉的气质。

以上,辛卯年五月廿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