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了

发布时间:2011-1-19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2 条评论

火车到江山的时候,看到窗外零星的飘着几粒小雪,懒散而随意。快到杭州时,望见田野间遍地雪白,终于又见到家乡的雪了。嘉兴下车出站,站在漫天的雪花中看买票的人排着长长的人龙,庆幸自己已经回来了。

从车站到家里,车子在大雪中开了一个多小时,原来,还是不那么近的。表哥见到我说,穿得像刚从牢里出来的,我那样子有那么不堪(或者雷人)吗?

到家了,本想上个网看个电影啥的,杯具的发现无法联网,打电话问,被告知可能是电信(强卖)的猫没用了,说可能得去换一个,期间自己乱折腾无数次,就差把猫给砸了,还是不行,认了。老妈把床铺得无比暖和,于是早早窝起来睡觉。

今天早上起来看,银妆素裹(这词没用错吧),而且还在下着。但为了上个网,于是,也就是刚才,骑个车,冒着雪,不怕冻,历尽艰辛,感受着十指消失甚至连脑壳也冻麻(自己傻傻的居然没戴个头盔),去电信换了个猫,我家这小旮旯真是离哪都很远啊。终于,回到有网生活。鉴于那么个大雪天,放弃去县城以及嘉兴的打算,呆家里做几天宅男吧。

愿赌服输

发布时间:2010-12-23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7 条评论

L老师喜欢和二年级的同学玩一个游戏:打赌。规则是这样的:大家猜天气,比如两天后是不是下雪(举这例子,是因为看到他们又开始玩了),如果谁赢了,有奖品(铅笔、橡皮等文具)或者不用写作业(一般都是抄写生字),输了,就要抄写生字或者帮L老师打水(那是在断水的那几天)等等。这些,都是学生参与者,对于老师,不管输赢都是出奖品布置作业或者取消作业。

孩子们虽然对赌字一无所知(希望如此),还是爱极了这种游戏。当L老师把规则讲了之后,每个人都很踊跃参与,在自己毫不明了的情况下匆匆下注,往往都是从众的。所以,结局总是悲惨的,那一次,七个学生中有六人下注,结果有四个输了。

不过,让他们承认输了还是花了L老师不少口舌。刚开始,有一两个抵赖的,说没参与或者押了另一方,还有干脆说不想帮L老师打了一桶水(这是输了要做的事,那几天断水了)。L老师连说了好多遍愿赌服输之后,终于拎了水壶去打了两壶水来。或许,这是迫于老师的威严吧。

大概,孩子们对“愿赌服输”这四个字根本没有什么感触,甚至连什么意思都还不是很清楚,对于他们,好玩,有奖,能少写作业才是最让人开心和乐此不疲的。

西元2010.12.23

冬至日

发布时间:2010-12-22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8 条评论

冬至日。前几天听说这个日子是要过节的,然后努力在记忆中搜寻,好像没有什么过节的印象,而在这边,这几日也安静得出奇。于是给老妈打电话,被告知是有这么个节日的,叫冬节,而且还很重要,要祭祖什么的,现在还会请客。不过今年也就祭了下祖,前两天就已经提前过了。看来我真是离家太远,连家乡的习俗都不清楚了,那么前两年呢,我又在干些什么?在这个一年中一阳来复的日子,祝愿大家安好。

一个人买菜,一个人做饭做菜,一个人吃饭,这个曾经在我脑海中想像了无数遍的场景,居然在这个小山村的小学校里真真切切的实现了。昨天,W老师说以后可能也不吃中饭了,已经很久没吃早晚饭了,终于,在最后的一个月里,她们过起了相同的生活:零食、水果、偶尔的蔬菜等。佩服L老师几个月来的坚持,虽然据说效果是重了两斤,也佩服W老师的勇敢,能在最后一个月决然的迈出那一步。我嘛,无奈的开始自力更生自生自灭。今天中午、晚上都做了一个小菜,虽然味道只能将就,不过吃得够饱。我也开始YY,一个月之后厨艺猛进,回家之后可以炫耀一番。自娱自乐吧。

和孩子们聊天是件有趣的事。他们的童言无忌,他们的天马行空,他们的无知无畏,总是让我哈哈大笑,然后,他们也跟着我哈哈大笑或者暗地里嘻嘻窃笑。如果没有考试,他们会是一群幸福的孩子。不过我觉得,即使有考试,他们也同样快乐,同样无忧无虑。他们决对不会因为没考及格而闷闷不乐,他们反倒会因为考了30多分而欣喜异常。我对他们如此乐观的心态敬佩万分,真想回到他们的年纪,尽情的笑,用力的哭,没有顾忌,也用不着担忧。

大概,我还处在一个爱做梦的年纪里。那么,我还年轻吧!

庚寅年冬月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