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3——朱生豪故居

发布时间:2011-2-23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2 条评论

面试往往无趣,尤其是在交谈中发现在招聘中亮丽的介绍可能只是日后工作中的怨念的来源时,就显得格外失落。不过,与人交流总是快乐的,当聊着聊着觉得自己有所收获时,就会特别开心。忽然发现,自己一点不会紧张了,可能是面试都只有一个人面对面吧。还有一点,就是越来越明白自己知识结构的单一落后,无论毕业自哪里,这两年多来,的确没有多少进步。

今天从某公司出来,想去坐公交,结果一转头发现一处些许别致的院落,一看,道是“朱生豪故居”,欣喜啊,马上进去参观。

我已经记不得几时知道朱生豪这个名字了(可能小学时的乡土教材上会有,但应该不是那时)。隐隐记得的是,他和他妻子宋清如在抗战时期战火纷飞中的爱情故事,从大学时代到战争时期,一下就是10年,很感人。还知道他是一个翻译家,在战争年代以一人之力,把莎士比亚的作品翻译了绝大部分,后来英年早逝。

故居有很多介绍,从朱先生早年到去世,以及各种翻译作品。以前就已知道他毕业于之江大学,这次了解得更清楚了,作为当时之江大学的才子,朱先生的才华在大学时代就得到了大师们的肯定。说起来,他也是我的前辈校友了,之江的那片土地,环境多么优美。我当努力。

手机照的,都不清楚,仅作记录。以上。

乡下生活随记

发布时间:2011-1-26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8 条评论

回家已经一周,前半时间下雪都宅家里,这几天偶尔天晴,闲着就出去逛了下,三姑六婆邻里乡老时有遇到。然后就闲聊啊,虽然我对拉家常很不在行也不欢喜,还是不得不随口应承着,此间我最被关注的就俩问题:工作和对象。

一说到工作,他们都表现得无比惋惜,替我不值。大意是银行那么好还自己离开了,真是不懂事。昨天去修个单车,师傅隔壁那家店的老板也认识,还是聊起这个,师傅也听得直摇头,大叹我小年轻沉不住气,说银行做事也要一点点来不能急的,后来得知我年纪,又大为不解,大概是在想都这么大了还不靠谱。都是好心人,很直接地表达着他们对生活的理解和关注,我都觉得,如果我不能在新的一年里认真生活踏实工作,真有些对不住他们了。

前天,推了伍哥推荐我去某公益慈善机构继续支教的好意,说还是在家乡这边找工作吧。作为独子,父母的心情和关切,必须得照顾到,况且我也是真的不小了。还有,和某人聊起过的打算等等,也不能仅仅是口中的言词,行动了才好。

对象有了吧,这是一句反问。也好考虑一下找个对象了,这是要求还是恳求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这一句,单拿出来没啥,但结合前后的话,又是在谈这事。我也不算很大龄吧,但在乡下,这就是逃不了的命。整天在他们的苦口婆心中过着,真不容易啊。

但,这也不是买菜,青菜没了买个白菜也不错,这是没法将就的,总得有心灵上的某些契合吧,不然以后怎么过生活,至少现在还一直这么坚持。给点时间吧,一直关心着我的可爱的长辈们!之前的某天听人说起,我那小六岁的堂弟都带女友回家了,鸭梨啊顿时砸将过来。不过还好,某表哥也没解决呢,否则过年时我一个人可扛不住迎面而来的千言万语,又顿时宽心。

两三天的多云,偶尔的阳光,向阳处的积雪也快消失了。乡下的生活,简单得很。人们的想法,都实在得可爱。我还是很享受乡音绕耳的时光的。

随记—离

发布时间:2011-1-24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3 条评论

最后两天随意记的,那时候一边想着回家一边又开始留恋,就差百感交集了。一切已过去。沈家再见,沈家。

今天上午考试,中心校的两个老师过来监考。二年级语文果然是比数学好些,看他们做得轻松,数学考时就显得不那么从容了,不过半个小时过去,就又变得天塌下来都屁点事都没那样坐那发呆了,做完就完事,全不顾自己到底做得如何,真尴尬。一年级的语文就那三个还行,数学可能简单吧,加上监考老师每题都读一遍,粗看还过得去,当然这过得去的标准已经下降得到底了。与监考的老师小交流了一下,说是现在的教育还是方法不对,素质教育只是口号。后来发寒假作业,悲剧的发现二年级的少了一本,还好一年级有几个没在虽然也少发完后还剩了一本,就让沈聪做一年级的了。又收照片,用来贴到学生保险证上。

中午做了最后一个菜,把剩下的包菜全炒了。

下午带着几个娃在村里逛了最后一圈,见了好些村民,很开心。把村里最老的房子照了下来,又听老大爷讲了好久关于这房子的纠纷,当然大部分没听懂。又去爬了附近的小山坡,一大群孩子们在上面玩得乐呵。照了很多片,沈云巾躺在枯草上说我死了,还哈哈笑。

最后了。2011.1.16

回家。一早起床,没车,村里帮忙用摩托送我们到路口。很幸运,很快就坐到去永州的车,从钟先生那拿到车票,一看是从桂林出发的,因为永州买不到票。时间是晚上十点多的,还有十个多小时要等,杯具了。W老师从永州去长沙,结果买到的票也要到晚上七点,也够折腾。于是,从车站走去稍热闹些的地方。路过了一段铁轨,很有感觉,还是头一次走在铁轨上。后来在某个超市里买了一大堆吃的,然后开始在马路上乱逛。累了,进某个网吧上了三个多小时的网,电脑太差,头太晕了,不是个好经历。歇了会,坐公车回车站,提前漫漫的等车。大概两个小时后,W老师坐车去长沙了,于是,一个人无聊。给某人打了个电话,站里太乱,又没找到多少话题,多数在沉默中。不过,时间总算过得快了些。十点时,断电话,以为车快到了,结果,记错,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期间吃了盒泡面。十点五十,终于坐到车上,人坐满了,自己的位置被一MM坐了,说换个位,靠窗的位就这样没了。很不舒服,晚上都不怎么睡好。折腾,到杭州,看到雪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