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江山

发布时间:2010-10-7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2 条评论

(江山如此多娇。)

4号一早,赶着去嘉兴,然后,买车票去江山。正值国庆,人多车少,去桐乡的过程就多有曲折,几乎所有公交客车都不停,等得过份心焦了,只得拦了辆回程的TAXI,花了十五大元。之前与阿楠说好的,去他家看看。现在的我,就想着到处逛逛,看看风景,想想心事,有所心绪,但也清闲。

到嘉兴,已9点多,车站买票的人排成长龙,也只得等待。买到的票,10:23发车到江山,无座,这是最早的,也就4个多小时,站就站了。马上进站,查行李,验身份证,浙江一如既往的安检程序。天开始热,候车室人多,进进出出嘈杂得很,更显那份焦灼。找了个位坐下,等时间静静过去。10点多,开始检票,进站,上车,车厢里人已很多,毫无悬念的没有空座,找了个地把包给放了,只把相机拿身旁,相机包有些鼓,走来走去也不方便,但不放心丢一边自个儿玩。我站的地儿不错,在过道边,有风较凉爽,可以把身体靠靠,省不少力。在杭州站,上来不少人,有一年轻漂亮的姑娘抱着一个小娃娃上车,还拎着一个大包,很不容易,居然还是没座的。看人们挤来挤去,那年轻妈妈不停地换着姿势护着小孩,真有些难过。等火车开稳人流稍息,把自己靠的地腾出来给她了,正好可以把她的大包放那,人坐包上,这样小孩能睡得更稳当些。后来问,那小娃娃还只10个月,去的是江西的一个地,好像有些远,没坐可真有些累。

一路站在那,即便能不停地走动,松动筋骨,也无法本能的困顿与劳累。当时想着曾经站过17多个小时,这4个小时算什么呢。没想现在只站了2个小时,就已经在时刻念叨着为何江山还没到?急切地听着站名,盼着下一站就是江山。终于,到了衢州站,一下子下了不少人,但还没看到空座,不过也不要紧了,下一站就是江山。

下午3点多,车在江山站停下,匆忙下车,终于踏上江山的土地了。火车站很新,显然的荒凉,造得有些气势,主体有些高,在二层上,出站后发现没找到有坐公交的地,走到下面才看到。出站后马上买了去郴州的票,结果已经没有坐票了,售票员查了一下,说是要到金华坐才有,郁闷了一小会,立马决定买下站票,幻想着能像回杭州时那样一路坐回郴州。买完票,按照阿楠的指导,坐公交去峡口镇。经过1个多小时,中途转车,到了峡口,稍等之后,见到阿楠走了过来,脸上是他一贯的微笑。寒暄几句后,随他去他家,就在下车地的边上,走回去就1分钟,极方便。傍晚,到楼顶看全镇风貌,几乎是一览无余,不过近视眼,看不清而已。晚上他家招待,一顿大餐,喝了点酒,不多却不胜酒力。阿楠家吃饭还是一家子一起吃的,很温馨,奶奶已经高龄,能有儿孙相伴,是件很快乐的事了。

第二天也就是5号,没去江郎山,因为太累爬不动,只在小镇上逛了逛。从阿楠儿时玩耍的小径到小江小河到了旧街,小河那环境已经很好,几乎无人烟了,所以现在白鹭齐飞,山鸡闲游。阿楠看了直感叹大自然的造化,鸟儿飞翔的姿势多么优美!在旧街,看了很多老建筑,有些老房子与江南古镇都类似,看着熟悉,所以也就没多留意。照了些景,实在没啥技术,所以只能当作记录了。峡口看起来可大可小,说大是因为如果走街上,也得走不少路,新建的街道和房子也不少;说小是因为近郊就是小溪农田,又不及工业污染,没走几步就是田野风光,在这样的镇子生活当是相当惬意的。下午吃完饭稍微休息即奔向江山市区了,买了三斤猕猴桃后回到火车站开始无聊的等车时间。如此,江山行结束,特感谢阿楠家的盛情款待,在峡口的时候偶尔说起“江山如此多娇”,此语不虚。

一些照片,仅作记录而已。

河床远山

干的河床

老街

老街2

标语

花

这一次

发布时间:2010-8-29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暂无评论

这一次,从嘉兴到武汉,那天武汉一直下着雨,在黄鹤楼下仰视着历史滚滚而流,却也因80元的门票悄然离去。然后,从武汉又来到长沙,第一次住青年旅舍,看到了墙头那些各色留言,却因急着赶路匆匆而去。

如此,原本的四川木里行成就了现今的宁远沈家行。在小宅院般的村小中,望着天空数星星。赶过了湖南山村的集市,摩的中拥挤了太多的淳朴村民;喝过了老乡自制的地瓜酒,酒香尚在身边流淌,身体已不由自主的舞蹈。

这一次,我早已明白生活该真诚而过,因为无法洒脱,来到这里感受无忧无虑的纯真笑脸,以及,于我来说的某些生活中的无助。那些可爱的孩子们,请原谅我的自私。

愿大家都好!

西元2010.08.29

沿练江而下

发布时间:2010-4-19 作者:竹馬 分类:行走有时 暂无评论

如果我能一直走下去,但愿走到这一路的尽头,细掂慢慢沉淀的生命的份量。

这是4月10日至11日的事,遇着某些不能解的困惑,又提起了难得的兴致,便跟着论坛上的一群人,跑到安徽歙县的渔梁坝,开始沿新安江的上游练江顺江而下。这是条很休闲的路线,大概20多公里(30肯定不到吧,虽然走下来大家都觉得很累)。我只是想知道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安逸之后,还有没有一个农民之子的脚力。

背了个包,大概十几斤吧。一路都走在了前面,以致忘了最美的风景。从江北岸摆渡至南岸,登了小山丘,也享受了沿江小路的幽静与清凉。到得终点,大喜,我还能走!

几张图,没一点技术的,仅作记录。

ylb.jpg
▲ 起点,渔梁坝,几百年了吧,沧桑。

mj.jpg
▲ 废弃的民居。有人叹,这些搬到乌镇,该多好。只是,这岂可同日语?

fj2.jpg
▲ 风景如画。

yjxl.jpg
▲ 沿江小路,一路的风景与清幽。

用双脚丈量每一寸土地,这是口号,我希望如果可能,重温儿时赤足行走于大地之上的那份感觉。

庚寅年叁月初六 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