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只合独行

发布时间:2011-4-11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8 条评论

灵魂只合独行。

想起来,这句话大概是来自周国平的某篇短文。从高二时看他的那些散发着淡淡幽香的随笔散文,那个时候心有戚戚,暗叹他怎会把人生和人性看得如此透彻。到如今已然好多年,其间有过意气风发,有过颓废不堪,有过努力有过放弃,有过抱怨有过欣喜,有过与好友畅述衷肠,也有过一人独自叹息。

不过,生活似乎总是不如意的多,而人生也总是苦闷的时候多。于是今天,我还是对这一句心有戚戚。

可能,正因为这份潜藏心底的孤独感,人与人之间才会渴望交流,渴望理解,从言语,从文字,从影像,通过一切可以感知的方式,去了解另一个人另一群人,感知他与他们内心所散发着的那种孤独,寻找那一份契合,一个知音。千百年来,伯牙子期的故事不断,但高山一曲真的能够引来流水潺潺吗?

现实,是名词亦是形容词,但无论什么词性,在今天这个社会,这两个字,终于还是不可避免地重压在每个人的心头。人说古时无自由,殊不知那时之人,可以君臣以义合不合则去,可以隐于山林寄情山水,可以以儒济世亦可以玄谈佛老,最终,心中所得自是逍遥游。所以,他们才能高山流水话知音,才能传唱千古为我等羡慕不已。

而如今,青山不再,流水已逝,也只能独自一人看看今人微微发出的阵阵叹息了。灵魂,即使把它看得再高,也从来不能只是一人之事。不过,独行也好,自有其乐处,亦有其无限风光。只要不是孤芳自赏,我也能乐得逍遥。

往事涌上心头青春就散场

发布时间:2011-3-29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28 条评论

我发现越来越喜欢听李志的歌了,当然不是全部,也没听过他全部的歌。他的声音加上歌词,偶尔有丝丝无奈,偶尔会奋力呐喊,偶尔略显沧桑,听起来却那么入心,我忽然感到自己真的快老了。最近听他的《九月》,当他唱到,“往事涌上心头青春就散场”,有种莫名的悲凉涌起,散不去。“只不过是一场生活,只不过是一场命运,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连续地吟唱着,这是在叹息,还是在默默地抗争?

当我渐渐老去的事实不止一次的呈现在眼前,当现实的压力不可避免的迎面扑来时,我似乎还是习惯性地蜷缩起来躲到某处,举足无措。作为家中的唯一儿子,我有愧于父母有愧于先祖;作为一个全国重点院校的毕业生,我无颜面对校门口镌刻着的老校长的那两句话;作为一个常自言热爱公益并有心于此的青年,却总是在走与不走之间怯于行动;作为一个爱好传统钦慕古人优雅人生的后人,却已经读不动更读不懂四书五经。常自问,更常自责,这二十多年,除却少不更事的几年,我都做了什么?一晃到如今,成就了一大龄待业青年。

朋友说,男儿志在四方。所以他们之中有人游历世界有人专事公益有人奋斗于帝都有人拼搏于魔都,生活都各有精彩。曾自言,“自由来自内心的富足,流浪只是生命的点缀,安宁才是人生的旋律”,于今却仍是四处徘徊。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样的人生最为悲哀。

我自知,不是个有才的人,也没有什么背景,所以也只能以自己的双手去构筑自己的天空,以后无论能有怎样的难堪的颜色,也只能留于自己欣赏。西元21世纪第二个十年之初,我的爱情没有开始就已幻灭,我的工作四处飘零没有结果,曾经想像的转折突然之间变成了潦倒一片,那会儿真的措手不及。有时候想,我会不会也像歌中所唱的,“我想给你三万收买这婚姻,和那个陌生的女人虚度这时光”,无奈悲伤却也现实?

终于,我还是改变不了的悲观,也改变不了的空想。

很想,小时候玩游戏,可以如此欢乐!

给自己一个期限,看看到底能够成就什么,会有怎样的收获。一年,西元2012.03.29,再续此篇,立此为证!

望尽天涯路

发布时间:2011-1-19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5 条评论

一段结束,一段开始。

回到家,有人问是不是很开心。我想了想,表示很淡定,就像那日离开沈家。难道真的是已经不悲不喜,还是如某人所言的是太过冷血。不过在今后的某一天,我还是会默默记起这一段山里的日子,如同现在常忆起平常的大学岁月。

我总认为时间只是人的想像因而过于虚幻,所以拒绝时间的意义,冷淡所有节日的纪念和祝福。可笑的是,我还是不断的计算着时间,比如现在,毕业近三年、辞职半年多、离沈家已两天,以及很快奔三。然后,常常想起曾经的某事。有人说,人越老就会越往回看。难道真的是老了?

也许,人总是会成长,只是成长得快与慢不同。经历过一些事,见过了一些人,无论眼界是否变宽,心灵的容量是否更大,这是一个认识世界的过程,关键是在这条路上,看到听到想到了某些事与物,然后,不知不觉的懂了。既然不相信顿悟,就请慢慢地耐心积累。没有结束,也没有开始,有的只是人生中的不断经历。

此一时,彼一时。

那个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过分单调,我需要改变生活去发现这个世界的美丑善恶,扩展生命的张力,然后就想到了很久以来的一个心愿,去支教。辞职得突然而匆匆,支教准备却缓缓而悠闲,还在暑假出门远行参加了前期培训。之后,就是一个学期的村小生活,简单得无需讲述,想起孩子们的可爱调皮状依然能够开心得乐起来。

对于我的这段经历,有人说佩服有人表示不解有人觉得可笑也有人一听立马支持,然后他们都会问,是不是之前工作不好今后什么打算。现在我只能说,此一时彼一时。心态不同,对物与事的看法也不会相同。体验了不同的生活状态之后,不论变与不变,继续前行。生活,总是要在日复一日之中寻找意义并享受乐趣。

此与彼不同,我希望,这不同之中,包含着成长。

不轻易承诺。

曾经信誓旦旦对自己说不鸣三年,结果大概连三天都没能坚持。也许,对己对人最负责的态度是认真把事情做好,而不是事情没做就在那大放空话。不轻易承诺,是因为一旦承诺,就需要有力量去背负那份责任并且坚持到底。

所以人生也可以很简单。并不需要总是纠结于做一件事能收获什么会失去什么,想做,就认真把它做好。承诺或期许的远景不会比在这行走的这一路上体验到的更美好。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在沈家村小的最后一个月里,可能是经历之后积累得够了,忽然就想到曾经的状态就是“上得高楼,望不尽天涯路”。很悲剧的纠结态,仿佛一直是在寻寻觅觅,而得到的也只是隐隐约约若隐若现。站高看远,当人生的目标笃定之后,无论天涯路遥,都能够一望而尽了。

很庆幸,经过这半年,我大概终于能把望不尽中的不字给去掉了。夫子十五志于学三十而立,这样的人生阶段就给了很大的启示,三十之前多能鄙事,这只是一个学习和积累的过程,所以并不需要多荣耀更不必要多悠闲。如果,在这之中之后,能为伊消得人憔悴,已经是一个无比美妙的人生了。所以,也就有人为着自由能以地为床以天为盖而乐得逍遥。

天冷,下着雪,要找工作,要过年,要听长辈们的叨唠,不过,什么时候能不淡定能抓狂呢。以上,一点感受,权作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