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

发布时间:2011-9-28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17 条评论

人与人之间的隔膜,终究是存在的。当年纪愈来愈老,就越发现这个现实。况且这个浮躁的社会,容不得人静下心来慢慢去理解另一个人的内心。所以,因不善言辞被人拒绝,因过于理想遭人冷漠,都是可以接受的。终究,面对不可知的未来,人们首先想到的总会是自己。

工作一个月有余,有一位客户来了三次,这一次他笑着问怎么你每次都笑得那么开心。我回得很刻板恶心且官方:微笑服务。其实我在想,难不成整天板着脸,人生几何,又有什么意义,有钱没钱,不如每天多笑几次,舒缓下本就不再轻松的神经。

收到一哥们的明信片,有句话很“伤人”:你还是进银行了啊!是啊,曾经信誓旦旦说绝不再进银行的我,还是为着几个小钱进了银行,美其名曰重操旧业。怎么说呢,看着别人房子车子过起幸福生活的时候,真的有些悔不当初。但当真正走进这个环境时,又压抑得快疯了。这大概是所谓生活与理想的隔膜吧。有朋友说还是把生活和理想分开,不然会很纠结。但我始终不明白的是,当生活不再有理想滋润的时候,会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过起两年前的日子,单位宿舍两点一线,偶尔回家。只是,开始偶尔联系联系同学朋友,有时间去某个地方吃个饭,虽然不是个吃货,来点菜都很生疏,总是个开始吧,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我想,当对这样的生活觉得理所当然的时候,我就真的可以从容了,即便种种的隔膜依旧。

师傅说一个人总得有一两个爱好或者说兴趣,所以打算跟着他去打打拳,或者找人打打羽毛球吧。闲时去徒步,或者骑骑车。然后,有机会有时间就参加下汉服活动。当融入一种生活,应该就是消除隔膜的开始。好久没有熬到这么晚了,万恶的上岗考试啊。再次证明我是个慵懒到极至的人。

昨天半夜,想起了一些伤心事,总觉得自己与他人沟通存在着某种困难,不知道是自己有意逃避还是性格如此。勿勿码几个字,算是记录了。今天晚上,单位聚餐,去了桂花村,吃了桂花年糕,村里桂花飘香,年糕挺好吃,真正是秋天了。明天,要去省城上岗考试,祝自己和同事都好运,希望不要再遇到堵城了。

以上,辛卯年九月初二。

已经多久了

发布时间:2011-9-17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13 条评论

中秋都过了好几天了,这一次,慵懒得算久了吧。当工作稳定,又没什么志气去做点事情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这个状态了。偶尔看一下,但从来不曾去思考去记录。

昨天晚上和学车的师傅喝茶,聊天中提到有没有什么爱好,我只好尴尬地摇头。然后师傅从自己打拳说起,直讲到了琴棋书画舞蹈唱歌。师傅说,一个人必须要有一两个爱好,你可以现在不精通,但得坚持下去。师傅说,“培养”一个爱好一定要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几十年下来,才能有所领悟。师傅说,有一二爱好也是现在社交必须的,与朋友们一起欢聚,你总不能老是在角落里一声不吭。我都深以为然。就像以前单位的同事老杨,把相机视为老伴,一有闲暇便外出摄影,如此生活方不会觉得内心空虚。

一直希望生命能够厚重,生活有些质感,于是走了一圈又一圈,回到原点,才发现这些厚重,这些质感并不是四处求索就能得到的,如果没有日复一日在生活中的坚持,没有内心的透亮澄明,没有一两项兴趣与爱好的支撑,生命的富足只不过是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得。在这个社会,纸醉金迷终究非我所求,朗月清风才是我所好。所以,我希望奋斗十年之后,能在老家乡下造一所房子,不需要很大,但能够种花种草,周围有地种菜,可以满足父母闲暇所好,也能圆我田园想像。

不过现在,我生活得依然局促。无论学习与工作,多数时间都是被动接受,连如今的生活也是如此。不会主动去问候,也不曾主动去争取,希望能从容地应对工作与生活中面临的种种,却每每以尴尬收场。不知道是否依然未脱稚气,还是不懂或者不愿去迎合人情世故,想要潇洒却从来为其所累,总之活得很苦逼。

当我深深认识到自己必须更强势更自信时,我还是会有些不知所措。我希望有一份稳定而体面的工作,我也得到了;我希望某一天能有房有车,我也在渐渐努力;我希望生活能够丰富些优雅些,我也正认真去尝试。但是,总觉得还缺点什么,没有中心,飘在空中,不够踏实。也许,仍然是孟夫子所言的士无恒产而有恒心吧,就是志气不足,耐心不够。当明天来临,能否微笑着面对阳光。

上岗考试的书还是没怎么看,这些天一直虚度了,总觉得在没有真正找到自己之前去寻找别人,是件危险的事。当然,这个世界,风险与收益并存,要想得到必须有付出。炼金术师的等价交换原则,还是有些道理的。没准,能够换来意外的收获。

以上,辛卯年八月廿十。

只因空想太美

发布时间:2011-8-27 作者:竹馬 分类:静默有时 19 条评论

我是个慵懒到极点的人,往往很多事情能拖就拖,不到万不得已,即使是那些极易完成的,也不会去做。不过这几个月来,却一直在折腾,来回奔波之勤,连自己都颇感惊叹。思来想去,只因空想太美。

这是另一个自己。处事落落大方,一切有条有理,安排生活与工作,让现实与理想安然和谐。每次打算去一个新的地方,做一份新的工作,都会有一个期许,希望从此后心态不再浮躁,生活不必落魄,内心的安宁与外在的优雅可以偕行。会想很多,如何寻找住处,如何布置房间,阅读哪些书籍,怎样与人交流。我以为,我有能力将心中的图像化成现实的风景,再平淡的生活之中也能展现诗意,能让一直仰慕着的谦谦君子之风稍稍沐浴我心。遗憾的是,每一次,都只是落荒而逃的结局。

我并不是个胸怀大志的人,好像长辈们对我也没有过多的要求。到如今,我只希望安稳地过日子,然后,将心中的某些图景尽力实现。该看的书认真去看,该做的事努力去做。如此而已。空想太美,切勿沉溺其中。

以上,辛卯年七月廿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