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流水账

发布时间:2009-11-22 作者:竹馬 分类:言语有时 标签: 生活, 随感, 流水账, 猪流感

这个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某天在办公室望着窗外,梧桐叶开始泛黄,穿着短袖已有凉意,感叹秋已临。却未知,几天之后寒潮袭来,直接从短袖过渡至羽绒服,19日早晨又飘大雪,大叹天意不可测。翻去年日志,冬日的首场雪却是在12月下旬,那时正赶着降息,经济与天气同样寒冷。然后,瑟缩发抖近两周,每与同事闲聊,曰:这么冷,小心“猪流感”,随即哈哈笑过。

“甲流”(我还是乐意用“猪流感”),在这个过早入冬的小城,无意间热火了起来。每天都能听到如此的谈论:某某家孩子的班级开始(已经)放假了。大概是小城太小,如此的传言,凝聚成一股恐慌,在家长们脸上放大,当同事上小学的孩子发烧时,面容沉重而憔悴。公共服务行业的职员们开始了第一批疫苗的免费注射,而我放弃了这样的福利,美其曰:不做小白鼠。固然,甲流的确让人害怕。

今天终于放晴,但没闲暇回家,去感受一番木桥上的骑行。秉着“重在参与”的热情,参加了单位的趣味运动会,尽管我的项目谈不上“趣味”二字:羽毛球。工作后几乎从不锻炼的我,结果可想而知,第一轮便遭完败。不过在比赛时我却认为对手实在业余,打球的动作美感全无,哪怕可以一球得分,也毫无欣赏的价值。可结果是我惨遭淘汰,后来想想,是输在了态度上(对对手的重视),当然与体力也有关。

中午的时候接到老妈电话,说今天是我生日:十月初六。我顿时不知如何作答,忘了感谢。是感叹岁月的流逝,还是感恩父母的付出,是回首过往的种种,还是遥想来日的成就,我不得而知。对我来说,生日可有可无,一直如此,若非父母亲友提醒,一般都不会记得这个于我、与父母特别重要的日子。或许,是没有对生命应有的感悟?又或者,仅仅是缺乏那种对生活的温情和感恩?

听古琴,琴音入耳,却没有那份感觉。看来还是心性不够从容安定。轻浮着,连文字都飘然,却不够华丽,也无根而不坚定。

声明:所有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采集,谢谢! @生活志 By 竹馬

添加新评论 »

贴图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