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略记

发布时间:2009-6-30 作者:竹馬 分类:引吭高歌亦有时 标签: 生活, 回忆, 周年记

现在已经是三十日,六月的最后一天,注定天明之后,会一直忙到晚上,加班不可避免。我本该早睡,备足精力来应对这样的工作。可是,尽管有些困,依然无法入睡。很久没有静静的听着时间流逝的声音,安心思考点东西了。从去年的六月三十日至今,足足一年,这365日之中,我在哪些方面成长了,哪些又退化了,是该总结一下了。

整九个月时,记过一篇流水账,带着某种愤愤和自嘲,但并没有清楚的看到未来的路途在哪个方向。一直寻找,却总是因为怯懦半途而废,然后在沉默中麻木度日。偶尔自恋的安慰,这便是小小凡人的生活,平淡无奇,日复一日。但是,多日之后,愤愤依旧,只是更加的透露了内心的不安,作茧自缚,呐喊无声。

我早该拿出年轻人的冲劲了,哪怕冲动是魔鬼。四年的大学生活便是最好的教训。虽然有几个相当不错的兄弟,这根本无法掩饰那份灰白和惨淡。理想不再,执行乏力,最后,落寞离场。当我坐在车上与杭州渐行渐远,忽然缓过神来,那已是告别了,也许成永别(日后的匆匆而过,当然不会有朝夕相处的融洽与和合)。这样的结局,或许早已注定,但这之后的工作,却更让我措手不及,并不是不会,而是不和。

原本不想在这里涉及任何与工作相关的话题,但这一年来,工作是主题(破例一次吧)。我们身处这个时代,置身这个社会,就必然要接受些许的无奈。比如,我不想做ACCOUNTING相关的,却无法摆脱;比如,某些人因其背景,可以越位而上。我不是个刚烈而有魄力的人,即使无奈,我依然接受如今的处境,并努力去做好,也许这叫安分。但是,我还是有所忧患,对这样的处境,对自己的未来。一年之后,我才渐渐明白,这样的环境,并不是我所能承受的,尽管,我一直坚持着努力适应。

也许,是时候考虑这样的问题了:五年后,我在哪里,会做什么?我说,不患无位,患所以立。我说,我要不鸣三年。对于如何定位和归位,如何在三年之中沉潜学习,如何能在这个世界不仅仅为稻粱谋,却也没有丝毫的思路了。这样的环境,该坚持多久,能学习多少,未知太多。当重复成为每天的主旋律,我在考虑,是不是该走向边缘与小众,也许,那里才有自己的天空。

这个周年记实在散乱。在宿舍楼前最后的那张留影,到现在还没有。而合影上楼层的兄弟们,如今该是精彩依旧吧。一想到那些人和物,我总觉得对不住他们以及自己,用家乡话:坍台,这两个字,在某时,竟成了口头禅。也许,过几天,我会把自己对未来的某些想法做个小结,备日后之用。今天的略记,就此结束。愤愤久矣,自责也成真。

声明:所有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采集,谢谢! @生活志 By 竹馬

添加新评论 »

贴图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