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九月记

发布时间:2009-4-18 作者:竹馬 分类:引吭高歌亦有时 标签: 总结, 回忆, 随感, 流年

看到有米在校内上的《流年》,发现原来自己离开学校已经整整九个月了。没有有米的文采,聊作记录。

上路

2008的6月30号,在和坚守白沙的兄弟们的拥抱后留影,那个谁在我背后压得我痛死。现在我才后悔当初自己过于内敛,放声痛哭热情相拥也许才是最好的表达。在回家的车上,分明感到了四年的流逝不再,到如今,也只能念念不忘哪天能重回杭州,去ZJG看看。

有米说不清楚到底自己期待怎样的生活,但很清楚不会喜欢那样的生活:在一个小小的圈子里,从二十几岁一眼望到六十几岁。如果我能对自己即将踏上的工作之路先知先觉,我定然会毅然决然的走另一个方向了。可惜的是,人生总会有无数的曲折,当初和现在的心境往往相去甚远。所以,那时还带着几分憧憬,上路了。

7月1号,报道,开始没有实质内容的所谓入职培训。其实那时早已决定了每个人的去处,虽然非嘉兴籍的我们还在幻想着能留嘉兴。培训很悠闲,即使没有学到东西,还是可以放松心情,顺带了解点世情的。就这样,低调的开始了所谓的工作生涯,即使在知道自己被分回TX时,也只是稍带郁闷而无奈接受了。

[以下这段是带着如今心境的,有些怨愤,可略过。]这一段的培训,其实足以让自己发现点什么,譬如世俗的力量,譬如走向成就的付出和代价,譬如书生理想的不切实际与可悲,还有那么点实际关切自己权益的小事:单位根本不会来重视你,连个工资卡都要自己花钱去办理,看到杭州身份证还不让办。

上岗

7月15日,离开嘉兴,回TX。7月16日,正式到现在单位,报道上岗。最初的印象很好,带着新鲜感和初入社会的幼稚幻想,热情的投入到学习业务上去了。每天早起晚回(虽不是第一个到,到了也没用,进不去,最后一个回),就因为那句话:年轻人,多做点应该的。我也这么认为。

工作是枯燥的,当在师傅后面看了两周正式上岗后就完全发现了,而且这样的工作满身风险与不自由。然而领导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学校学的东西现在没用,以后会有用的,现在要放低心态,谦虚跟老同志学习,把业务做好了。我对领导总是满心敬畏(以前),所以把这话听进去了,累点多做点没什么,认真学才是关键。可惜的是,当初并不知道这点东西,根本就没什么价值,除了把自己变成木头。那也是三个月,半年之后才渐渐明白的。

然而,工作闲暇,是异常轻松的,因为天高皇帝远。在基层,就这点好处。除了领导在场,基本上大家可以大声说话,肆意玩笑,奇闻逸谈,无不入耳。老男人的“猥琐”笑谈,小伙子的求爱败绩,中年妇女的唠叨家常,还有那不足为外人道的单位曾经的疯狂辉煌和几度辛酸落寞。基本上,那一群人,和谐有之,诙谐有之,严谨有之,放浪有之,小集体中足见大人情。我很庆幸我的工作之路能从这样的人群中开始,虽然,这个集体古老的没有半点现在所谓的团队概念。

三个月后,发现一切不会有改变,而未来不再明朗,于是怨愤四起。一二一[此间略过四个月,一切如旧,辛苦如常,待遇微薄]一二一。如此,过年。终于感受了一般工薪人过年的匆匆,四天假期,三天加班。

然后,传说中的好消息到来:调支行国业部。小县城的人难得有大胸怀的,譬如我,只为这个就欣喜异常了。可惜结果并不如意,两周后,因为原单位缺人,又被调回(可见这古老的大户人家的用人之道如何的可笑),又一个月如常。

现在,新环境莫如老地方。他们可以一周加班几个晚上,可以让完全没有专业背景的人去担当某个岗位,可以微笑着给你画个美好前景而过后就忘。这便是现实吧。诚然,人生不可能尽善尽美,我只希望在年轻可以有多种选择的时候勇敢些,一如有米那样毅然解约走上考研路;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可以多些坚持有毅力些,一如底层那些二三十年如一日的老同志们。(固然那也是为生活所迫,而这,又何尝不是生活?)

2009.04.18

声明:所有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采集,谢谢! @生活志 By 竹馬

添加新评论 »

贴图

 [Ctrl+Enter]